<tt id="vog1h"></tt>

  • <cite id="vog1h"></cite>
  • 天涯書庫 > 說岳后傳 > 第十四回 救孝子奪命竹刀絕良友 保忠臣鐵傘怪俠攬香莞

    第十四回 救孝子奪命竹刀絕良友 保忠臣鐵傘怪俠攬香莞

    作者:單田芳 發表時間:12-28
      陜西風翔府東門外十五里的葉家莊,住著一戶小康人家。這家員外名叫葉方,三十四歲,和妻子耿氏同庚。二人自十六歲結婚到如今,膝下仍然缺子少女。耿氏自覺愧對丈夫,時常勸說葉方納妾。葉方則說:
      "你我是恩愛夫妻,如果納進一妾,豈不雞生鵝斗,醋海生波嗎?"
      一日,葉方進城閑游。只見對面走來一人,肩上扛鷹,手中牽狗,原來是自己同莊的獵戶孫冒。葉方問道:
      "孫賢弟,陽春季節正好打獵,不進深山,來到鬧市何為?"
      "唉!"孫冒嘆道,"家母病重,無錢抓藥,我想把鷹犬賣掉,因價錢低而尚未出手。員外進城有何公干?"
      "哪里,為兄是閑逛。伯母染病在床,小兄不知,這里有紋銀十兩,你先拿去給伯母買藥治病。一個獵戶無鷹無犬,豈不缺少了幫手?"
      說罷,葉方從懷中掏出十兩銀子遞給孫冒。
      孫冒擺手道:"羽毛畜牲能值幾何,仁兄出此厚價,弟實不敢接收。"
      葉方笑道:"此銀乃為兄贈與賢弟的,我買鷹犬何用?"
      孫冒嘆道:"你我雖系同鄉,但往日并無深交,此銀如系你買鷹犬的身價,小弟尚可愧領,否則無功受祿,寢食不安。"
      葉方知道孫冒乃耿直之人,只好點頭道:"好。就算我買下你的鷹犬,這銀子總該收下吧?"
      "這鷹犬能值幾何,仁兄你……"
      "賢弟,你不必爭執了,我自愿出價,與你何干?求賢弟回去把鷹犬交給家人葉祿就是了,我還須閑游一番,方能回去。"
      葉方離了孫冒,走至東門里義順客店門前,見一女子面蒙黑布跪在店門口。女子身旁站一四十上下的婦人,婦人邊流淚邊對圍觀的人說:
      "民女系河北滄州人氏,隨丈夫吳貴到鳳翔投親。投親不遇,病在客店,從家中帶出的一點盤纏已花光。昨天晚上拙夫又不幸一命嗚呼,現在不但欠下店賬,又無葬殮費用,所以將我親生女兒吳玉蘭賣出。我女兒今年一十八歲,買去做妾者,身價銀二十兩;買去做丫環者,身價銀三兩。有仁人君子、濟善為德者,貧婦人祝你子孫萬代,富貴昌盛。"
      葉方分開眾人,對吳氏說:"這位大嫂,不必賣女葬夫,我午后即命人送銀兩給你。"
      義順店掌柜丁茂才出來一看是葉方,笑著對吳氏說:"這回你母女有救了,葉員外是個大好人,快回店去吧!"
      葉方沖丁茂才抱拳道:"掌柜既然瞧得起我葉方,就請給買口棺材,先把吳氏丈夫裝殮起來,葉方必有重謝。"
      丁茂才抱拳道:"有葉員外一句話就行。"
      葉方回家對家人葉祿道:"你稱上五十兩白銀,進城交給義順客店掌柜丁茂才。"
      葉祿道:"方才獵戶孫冒給咱家送來一鷹一犬,老奴已經喂上了。"
      "那太好了。你趕快進城送銀子去,要叮囑丁茂才,把買棺材剩下的銀子交給吳氏母女,叫她們母女作路費。"
      葉祿答應一聲走了,晚上回來見到葉夫人,將白天的事原原本本說了。
      耿氏大喜道:"葉祿,你看那姑娘長得如何?"
      "回主母的話,依老奴看,小家碧玉,倒還標致。"
      "那太好了。明天一早你再給吳氏送去五十兩銀子,就說葉員外要納吳玉蘭為妾。"
      葉祿一聽此言,猶豫片刻道:"夫人,老奴斗膽說一句,這事要和員外商量了才好。"
      "和你員外商量這事就辦不成,這事我做主。明天你進城送銀子,把事定準,中午前用車把她母女接進咱家。"
      "員外要是看見了……"
      "明天一早我就讓他去前村討債。咱們在家把三親六友能請的請來,你把鞭炮、鼓樂事先準備好,天地桌擺在院井之中。待你家員外一進門,喇叭吹起來,鞭炮放起來,眾人上前攙你家員外就和姑娘拜堂成親,到時他想不答應也晚了。葉祿,你看怎樣?"
      葉祿笑道:"夫人,這事可懸。不過這是夫人一片心意,就這么辦吧。"
      次日,一切都按耿氏安排辦妥。葉方傍晚回家,一進大門,過來兩個楞小伙子上前給葉方披上大紅袍。然后鞭炮亂響,鼓樂齊鳴。緊接著又上來一幫親友,硬攙著葉方到天地桌前。
      此時,女客們也把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吳玉蘭用紅布蒙頭,拉到天地桌旁。
      葉方先是大吃一驚,后來定神一想,這一定是妻子耿氏搞的鬼。于是他只好來個將計就計:
      "諸位親友,左鄰右舍的父老們,你們怎會知道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呢?"
      親朋好友哄然大笑道:"員外爺納小妾,我們哪能不來喝喜酒呢?"
      "不對,恐怕是送信的人把我的意思傳錯了。我今天不是納小妾,而是收義女。"說著,一伸手把吳玉蘭的蓋頭扯下來,對吳玉蘭說:"孩子,我們夫妻收你做個義女。"轉身喊道:"葉祿!快去把夫人請出來,受女兒一拜!"
      眾人莫名其妙。耿氏拗不過丈夫,只好如此了。從此,吳玉蘭母女就住在了葉家。
      日久天長,耿氏和玉蘭處得真像親母女一般。吳玉蘭和母親四處請郎中到家給耿氏和葉方看病,說來也巧,耿氏給郎中一看,吃了幾服湯藥之后,居然身懷六甲了。
      十月期滿,降生一男孩兒。老兩口子樂得嘴都合不上了,忙去找了個飽學先生,給孩子起了名字叫葉無光。
      葉方的老朋友白亮夫妻二人相繼故去,留下一個兒子叫白如玉。白如玉二十一歲,是個秀才,父母雙亡以后只知讀書,不會料理家務,弄了個一貧如洗。
      葉方把玉蘭許配給白如玉,將自家一宅分成兩院,東院留給自己住,西院給白如玉夫妻和玉蘭母親她們住。兩家人相處甚好,生活也和和美美。
      不料在葉無光三歲那年耿氏身染重病,一命歸天。葉無光五歲那年,父親又離開人世。
      玉蘭待兄弟如子,嬌生慣養到八歲,玉蘭請來學究教葉無光念書;白如玉和妻子商量,又請了武師教葉無光習武。
      為使葉無光能文武雙全,家中花費越來越多,玉蘭辭退了所有的家人、仆婦。丈夫管賬,母親管廚,自己操勞一切家務,把家里安排得井井有條。
      老學究譚文章、武師神拳太保何采義,在葉家教葉無光讀書、學藝十年。趕上幾次縣考,葉無光中了個文秀才,轉過年又中了個武秀才。
      葉無光十八歲那年,玉蘭之母也故去了,玉蘭夫妻已是二男一女的父母了。
      夫妻兩個托親靠友,四處給葉無光選擇賢良女子,想早日給葉無光完婚。
      在葉無光婚事未妥之前,夫妻二人選了個吉日良辰,宴請了各處的親友。在酒宴上,白如玉拿出十五年的管家大賬,當眾親友面交待了這十幾年來的開銷和收入賬目,并當眾宣布,從即日起,把家主之權交給兄弟葉無光。
      親友、鄉親們紛紛議論:
      "葉方老人家在世時一日積三德,買鷹、買犬、買人。沒承想吳玉蘭這丫頭真是個有良心的人。"
      白如玉當眾把賬本和各柜上的鑰匙交給葉無光時,葉無光放聲大哭,他泣不成聲地說道:
      "姐夫,姐姐,你們這是……是聽了什么閑話了嗎?兄弟我……我現在正是讀書、習武的時候,如果操持起家務來,我怎能進取呢?我難道還不相信姐夫、姐姐嗎?"
      一個要交,一個不接,僵持不下。
      眾親友聚在一塊兒議論了一番,最后找來白如玉。
      "如玉,你的心意我們也理解。不過葉無光進取心盛,你要是給他娶了妻,辭退了兩位先生,他也就會死心塌地地操持家務了。"
      白如玉一聽合理。第二天,白如玉把兩位先生請來,每人多給了五十兩銀子,然后說:
      "二位先生在我家屈居十年,教出的弟子已功績卓著。為了使我內弟早日成家主事,不得不辭退二位先生了,還望二位海涵。"
      二位先生欣然同意。
      兩位先生臨行之前,師徒三人在書房促膝相談。神拳太保何采義對葉無光說:"大丈夫志在四方,怎能屈居這小小天地?何況你之所學,不論文武,只不過滄海中一滴耳!"
      葉無光點頭道:"弟子早有此心愿,想再求深造。怎奈隱士、俠劍或居于山林,或藏于鬧市,弟子是求師無門呀!如無近人指點,恐踏遍青山也難見。"
      何采義和譚文章交換了一下眼色道:"我二人倒有一個好友,此人是天下奇才,文武冠世,品德更是超人。你如愿去學,我二人可作引薦。不過你姐夫和姐姐……"
      "我自有主張。但不知師父所舉之人,家住哪里?姓甚名誰?"
      譚文章捋髯笑道:"此人家住湖北襄陽郡城里,姓傅,名長修,號'野鶴居上'。你如能拜他為師,今后一定可成大業。"
      二位先生給葉無光留下一封推薦書信,然后師徒灑淚而別。
      自二位先生走后,吳玉蘭、白如玉兩人東家走、西家串,給葉無光相看媳婦。
      一天,葉無光給姐夫、姐姐留下一封書信,逃出葉家莊,直奔襄陽尋師去了。
      傅長修看在二位好友的面上,收下了葉無光為徒。
      一晃三年過去了,葉無光棄文習武,武功突飛猛進,大有成就。
      這一天,葉無光正在練武,家人來報說:"書房中有客人等你。"
      葉無光來到書房一看,大吃一驚,原來是姐夫和姐姐帶著外甥和外甥女來了。葉無光上前見禮后說道:
      "姐夫、姐姐不在家中納福,到此何事?"
      "傅老先生給我們去信,"玉蘭搶先說,"說愿意把他的女兒許配給你,叫我們夫妻拿個主意。方才我們已見過傅小姐了,這門親事就算定啦!"
      "我來恩師家學藝三年了,從未聽他說還有個女兒呀!"葉無光笑說。
      正在這時,傅長修由外面進來笑著說:
      "我有兩個女兒呢,還是孿生一對。她們六歲喪母之后,我就令其二人學針鑿、練武藝。所有這些我都沒跟你說,是因看你練武心切,家中瑣事就沒提。"
      大家都起來讓傅老坐下。坐定之后,傅長修命人把兩個姑娘從后院叫了出來。他拉過大女兒對葉無光說:"無光,這是我的大女兒,叫清波。"指著站在旁邊的二女兒介紹道:"這二女兒叫清源。"
      姑娘二人站在一起真是長得一模一樣,區別之處就是清波的二眉中間長一紅痣。
      "我女兒今年十九歲,無光二十一歲。趁你姐夫、姐姐在此,咱們選個吉日良辰,就給你們完婚。"傅長修又說。
      傅長修給兩個姑娘在后花園修了東西二樓,西樓二姑娘住,叫鶴飛閣,東樓大姑娘住,叫朱紅樓。
      良辰吉日已過,白如玉率領家小回歸原郡。
      葉無光和傅清波恩愛相親,如膠似漆。
      六月的一天,姐妹兩個在炎熱的陽光下練完了武功,回到東樓。洗完臉后,二人坐在床上休息,傅清源說:
      "姐姐,咱倆是一個時辰降生的,看來你比我有福。你和姐夫,一個是如魚得水,忘掉了狀元及第;一個是春風得意,忘掉了刺鳳描鸞。你二人相親相愛,可我如今……唉!"
      "你這個死丫頭!想女婿啦?爹爹不是在給你張羅婚事嗎?"
      "爹爹說恐怕誰也趕不上姐夫。"
      "那我告訴爹爹,趕不上你姐夫的咱就不嫁,那還不行嗎?"
      "得了吧!婚姻是命里注定。我要是也長你那么一個紅點,才會像你一樣幸福。"說著,二姑娘眼淚奪眶而出。
      傅清波急忙把妹妹摟在懷里,笑道:
      "這有何難?來,姐姐給你也長一個就是了。"
      傅清波把妹妹拉到梳妝臺前,對著銅鏡,用朱砂和桃紅,給妹妹的二眉中間點了一個和自己一般大的紅點。搬過妹妹的臉親了一下道:
      "這回長得和姐姐一樣了,你還有什么說的?將來準能找個好婆家。"
      說得二姑娘撲哧一聲笑了,又不好意思地說:
      "我只不過說說罷了,瞧你這貧嘴勁兒,看我告訴爹去。"
      "得啦。好妹子,咱們別鬧啦。"
      "姐姐,你去西樓把我沒繡完的枕頭拿來,順便給我挑幾樣花線來。"
      傅清波到西樓去了。
      傅清源面朝里斜躺在姐姐床上,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      這時,葉無光和岳父在書房喝完茶,他步回東樓。進樓一看,愛妻正在熟睡,陽光透過紗窗照在愛妻臉上,更顯得嫵媚動人。葉無光俯下身去,在愛妻的臉上親了一口。
      傅唐源突然驚醒,一看是葉無光,翻身下床,勃然變色,啪啪打了葉無光兩記耳光。
      葉無光不解道:"賢妻你瘋啦?"
      傅清源一句話不說,氣得渾身發抖,拔出腰間的匕首擲向葉無光。
      葉無光大吃一驚,急忙接住匕首。他心中暗想:就算我驚了你的好夢,也不致于動刀動槍的呀!你會扔刀,我還會呢!我嚇唬嚇唬你!這樣想著,順手嗖的一聲,匕首出手,口中大喊:
      "賤人,看刀!"
      傅清源萬萬沒有想到葉無光會用刀殺她。本想是扔出刀教訓教訓他,等姐姐回來再說。剛轉過身,突然聽葉無光喊"看刀",一回身已來不及了,匕首插入了她的心臟。
      傅清源手按刀柄,口角流著血,喃喃道:"你,你好狠心……"死尸跌在床邊。
      葉無光飛身撲上,抱著傅清源尸體狂喊著:
      "賢妻!賢妻!"
      傅清波急步上樓,一看此情此景,頓時呆住了,手中的花枕頭和花線掉在地上,緊走幾步拉住葉無光叫道:
      "葉郎,這是怎么回事?!"
      葉無光一看愣住了,怎么兩人二眉當中都有紅痣呢?他慢慢地把傅清源尸體放在床上,囁嚅地說:
      "這是怎么回事?這是怎么回事?"
      傅清波一邊哭,一邊把姐妹二人點紅點的事情說了一遍。然后道:
      "就算你認錯人,也不能殺她呀!"
      葉無光低頭道:"我以為你在床上躺著,我親了一口。她起來就打我,又扔出刀子扎我,我接住刀子想嚇唬嚇唬,哪曾想……"
      "別說了,見咱爹去吧!"
      二人來到書房,進門一看,把二人嚇得魂飛魄散,只見野鶴居士傅長修的胸膛上插了一把匕首,老人家已死多時了。
      葉無光剛想伸手去拔匕首,傅清波喊了聲:"別動!"她自己過去把匕首從父親胸膛上拔了下來。一看匕首上的名字,如雷轟頂一般,原來匕首上的名字是"葉無光"。
      傅清波拿著匕首,用手指著葉無光大罵道:"狼心狗肺的東西!你好狠心呀!"說著身體癱軟,暈了過去。
      葉無光拿過匕首一看,確實寫著自己的名字,他仰天嘆道:"天啊!我葉無光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!"他把匕首插在腰中,看了看暈倒在地的妻子,一咬牙,一跺腳,逃出了傅家。
      傅清波蘇醒之后,一見丈夫逃走,更認定父親和妹妹是葉無光有意殺害的。在發喪之時,傅清波在靈前立誓,一定要親自殺死葉無光,為父親和妹妹報仇。
      傅清波從家出走,投奔了華山紫云觀紫云道姑,學藝十五年,自號為"鶴頂朱紅",她多次遍訪葉無光,但都杳無音訊。在臨安她以雙掌降伏了臨安丐幫長老洪太新,創立了南宋第一個丐幫總壇,又收伏了南七省的丐幫分舵。傅清波又命丐幫弟子各處私訪,但還未尋到葉無光的下落。
      丐幫長老問過傅清波,為什么非要找葉無光呢?傅清波不好實話實說,只好撒了個謊說:
      "葉無光乃天下第一高手,我要把丐幫幫主讓給他。"
      于是丐幫的門人弟子尋找葉無光的勁頭更足了。三年后,仍無葉無光的消息,傅清波對洪太新說:
      "我要暫時離開這里,如果葉無光來了,就把丐幫幫主讓給他。我以后再見他。"
      傅清波離開了丐幫,又創立了陰陽教。她黑布蒙面,廣收教徒,又在斑竹觀以道姑身份為陰陽教招集同伙。
      再說葉無光自師門逃出后,投奔了西洋哈密國灑海神瞎子黑不明門下,練成了人稱三絕的"反背夜光眼"、"混元金剛指"、"三才伏虎棒"。
      他回到中原之后,各處探訪殺恩師之人,但毫無消息。他聽人說丐幫找自己,便來到臨安。
      洪太新一見葉無光到來喜出望外,立刻召集五堂、四十八舵和各香主擁戴葉無光為丐幫幫主。
      葉無光聽說前丐幫幫主正是自己妻子傅清波,心中非常高興,決定要和妻子相見,把以前殺死岳父的仇人弄個水落石出。
      不料在葉無光恰好不在臨安的時候,傅清波帶領陰陽教的人馬來到臨安。傅清波向洪太新提出,要他在葉無光回來后下毒藥害死葉無光。
      洪太新感到莫名其妙,不悅道:
      "我奉傅幫主之命各處尋找葉無光,葉幫主從到臨安后并無大錯,你又要殺他,奪回幫主之位。出爾反爾,乃小人行為,洪某不敢遵命!"
      傅清波一怒之下殺了洪太新和五堂的四個堂主,并血洗了丐幫。
      葉無光并不知陰陽教是他妻子所立,所以率領丐幫弟子尋仇數年。
      今天,傅清波揭開了面紗,夫妻二人相見。葉無光深感慚愧,因為三十多年了,自己并未查出殺害岳父之仇人,還有何面目和妻子相會呢?于是雙掌突起,拍向自己的太陽穴。
      妙手神醫傅白橋急忙上前拿住了葉無光的腕脈,大聲喊道:"萬萬不可!"轉身對傅清波大吼道:"你難道要殺害親夫不成?"
      "唉!我要殺死葉無光,"傅清波仰天長嘆道,"就會落個謀害親夫之名。罷罷罷!看來陰陽教大勢已去,你們誰愿跟我投降金國就站到我這邊來!"
      話音剛落,高風當即答道:"我愿隨教主投降金國!"
      司馬旺、諸葛元二人道:"我二人乃宋朝之人,投降金邦實不敢聽命!"
      傅清波淚流滿面道:"我已和葉無光打賭立誓,今天就算我輸了,你們愿投降丐幫嗎?"
      眾弟子異口同聲道:"愿降丐幫!"
      傅清波看了葉無光一眼道:"我把手下人交給你,望你能善以待之。"
      葉無光以手指天道:"我若待他們和丐幫子弟兩樣,叫我葉無光不得善終!"
      "那么,你就把丐幫總壇搬到這里吧,從今后再沒陰陽教之名了。"
      丐幫和陰陽教的弟子們歡呼雷動,互相擁抱言歡。
      岳霆這時已明白其中之奧妙了,于是躬身近前道:
      "傅老前輩何必拘泥小事而失大節呢?你們夫妻攜手團結一致,抗入侵之敵,方為正理。"
      "你自己的事尚未料理清楚,"傅清波怒道,"湛蘆劍已被司空略交于外國,你還不去韓世忠處打探消息,還有功夫在這里管他人閑事!"
      說罷,傅清波帶著高風匆匆而去。
      丐幫和陰陽教弟子歡聚一堂,葉無光重振旗鼓,和眾人共商丐幫大事。
      岳霆安頓好周三畏、周九英一家,辭別了傅白橋、賀長星等人,從湖南出發,過江西南昌,進入浙江地界。從浙江嚴州奔臨安。
      這天正午,岳霆正在樹林中休息,只見從嚴州方向趕來一口靈車。前面官兵列隊,后面車上坐著帶孝的男女。再往后看,只見三匹快馬直奔樹林而來。
      岳霆飛身上樹隱蔽起來。見前面馬上是一個青年武生,后邊兩匹馬上是兩個青裝壯漢,三人下馬后,把馬拴在樹上,直奔樹后走去。
      岳霆下樹,隱在深草之中。只聽那兩個青裝大漢對那個武生道:
      "羅公子,我們是奉四太子兀術的命令來通知你令尊大人的,既然你令尊已故去,那么這件事只好由你來完成了。"
      說著,左邊的那個大漢從腰中掏出一封密札交于那個武生手中道:
      "一切都按信上指示辦事,這是你家丞相在上面劃了押的。"
      只見那位羅公子連那封信看也沒看,隨手將信撕得粉碎,扔在地上道:
      "家父本是忠臣,一是因被奸相勾結利用,二是爾等用武力相逼,故爾做下了一些賣國求榮的勾當。如今家父已死,你們又來威逼于我,你們這是白日做夢!我羅大千絕不會干那些傷天害理之事的!"
      兩名大漢一看書信被撕,立刻拔刀在手:
      "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,那就別怪我四狼主手下的武官對你不客氣了!"
      兩口鬼頭刀直取羅公子。羅公子急忙拔劍相架,口中不住大罵道:
      "你們是想殺人滅口嗎?"
      其中一個大漢怪笑道:"這封信你連看都沒看,說不上殺你滅口,這叫不降即死!"
      羅公子罵道:"叫我去給韓世忠夫妻下毒,你以為少爺我不知道嗎?"
      "既然你知道,那就更不能留你了!"
      金國的兩個武士揮刀直取羅公子。時間不長,羅公子已力不能支了。
      "住手!"岳霆從深草中走出。
      三個人同時停住了腳步,金國的兩個武士一看是個背傘的青年,不屑一顧地說:
      "走你的路,少管閑事!"
      "這事我非管不可!你們二人是金兀術手下的人嗎?"岳霆冷冷地說。
      "是又怎樣?"
      "叫什么名字?"
      "我叫伊里布,他叫阿里木。怎么?你打算認個干……"
      下面的話還未出口,只見這二人分左右飛出兩丈多遠,即刻斃命。
      羅公子轉身要走,岳霆喊道:
      "站住!"
      "干什么?你打算連我也殺掉嗎?"
      "你姓什么?"
      "姓羅!"
      "車上靈柩里是你什么人?"
      "是被你殺害的我的父親羅汝楫!我父被你刺傷后,我們來嚴州醫治,但醫治無效,于前日故去。我要扶柩回京!"
      "你為什么不報殺父之仇?"
      "因你剛才救了我一命。但此仇日后一定要報!"
      "你方才和那兩個死鬼說的話都是真的嗎?"
      "什么話?"
      "下毒害韓世忠夫妻的話。"
      "信不信由你!"
      "羅大千你休走!我要為屈死的父親報仇!"
      說完就要伸掌,岳霆突覺眼前白影一閃,出現一個帶孝的女子,仔細一看,是奪命竹刀楊虹。
      楊虹二目中充滿了悲憤。四目相對多時,楊虹頷首道:
      "你沒想到吧?"
      "你來干什么?"岳霆沉吟道。
      "阻止你殺羅大千!"
      "為什么?"
      "他和他父親可不一樣!"
      "有什么證據?"
      "地上的碎紙就是證據!"
      "你能保住他嗎?"
      "保不住也要保!"
      岳霆出手如電,直取羅大千,楊虹竹刀相迎,直奔岳霆哽嗓,二人交手二百多招。只聽得樹后有人大笑道:
      "公主早該如此!"
      隨話音從樹后走出收生姥姥北宮月和長臂骷髏冷天星,二人未等楊虹說什么,就撲向岳霆。岳霆指著楊虹罵道:
      "賤婢!沒想到你在此埋伏下人了!"
      楊虹急得眼睛都紅了,憤憤道:
      "胡說!我奪命竹刀豈是那等人?"
      "姑娘快閃開,"長臂骷髏道,"我二人要用毒了!"
      楊虹真要閃開,岳霆立刻就有喪生之危。楊虹跨前一步急忙道:
      "不用你二人幫忙!我一個人足可收拾他!"
      收生姥姥給長臂骷髏一遞眼色,二人就要用毒。在這千鈞一發之時,猛聽虎鞭脆響,一人笑道:
      "人家兩口子鬧著玩兒,你們兩個在這兒湊什么熱鬧?"
      還未見其人,長臂骷髏和收生姥姥趕忙夾著尾巴逃走了。楊虹撲向虎妞,放聲大哭道:
      "姐姐,你來得正是時候!"
      "我己來多時了。你只管和羅大千送靈柩回臨安吧,這里的事有我呢。"
      回頭一看,岳霆不知什么時候已不見了。
      "姐姐,"楊虹跺腳道,"你看這可怎么辦?"
      虎妞撲哧笑了:
      "死丫頭,事緩則圓。我隨后就跟他而去,你放心吧!"
      岳霆離開楊虹和虎妞,急匆匆趕路。在路上,他已聽說金國總管蓋九霄,答應以湛蘆劍換河南五城。韓世忠已奉圣命,親自帶湛蘆劍離開了臨安,將去開封面交昭武大將軍安顏粘罕。
      岳霆把消息探準,隨后急追韓世忠,要在暗中保護他。
      一日,岳霆來到河南商丘。此時商丘已淪為金國屬地。路上人煙稀少,市井蕭條。大街南北雖有幾戶店鋪,也是門庭冷落,來往行人都是面現饑色。
      岳霆在東門里的一客棧包了東跨院里的一間東房。西房已有兩名旅客,聽這兩人說話時舌根發硬,好像是金國人。只聽那二人問店主:
      "韓世忠大人到了嗎?"
      "今天正午到的,商丘縣令已接入縣衙。"
      二更時分,岳霆透過窗戶,見那二人換上了夜行衣帽,面罩青紗飛身上房,岳霆后面跟隨而去。
      來到一處高大的院墻,見前面的兩人跳進去了,岳霆也飛身而入。進得里面來,是一座花園,再仔細尋找,那二人已蹤影不見了。岳霆繞出花園,過了兩棟磚房,前面閃出七間正房,只見燈燭輝煌,聽有一人道:
      "韓大人乃宋國名將,此番護送湛蘆劍,面見我家王爺,可有其它禮品奉上嗎?"
      一蒼老的聲音答道:"本帥一生廉潔,奉圣命送劍到貴國,以劍換五城,還需再送什么禮品嗎?"
      "韓大人不怕我家王爺惱怒嗎?"
      "你家王爺乃金國名將,難道還會貪贓受賄不成?"
      "好!好!算我沒說。天不早了,請韓大人早早安歇吧。"
      "不送!"
      岳霆見那官員被家人領著往后宅去了。岳霆正想上前,突見兩條黑影直奔韓大人房中去了,他趕忙跟隨其后。
      韓世忠回屋還未坐下,見推門闖進兩個人來,問:
      "你們是干什么的?"
      兩人同時嘿嘿冷笑:
      "打發你上西天的使者!"
      屋內兩名武官一見進來刺客,橫身擋在韓世忠身前,手按劍把喝道:
      "你們竟敢謀刺國家欽差,真是罪該萬死!"
      兩名武官正要拔劍,忽然身子一顫,每人前胸插進了一把匕首,晃了幾晃,翻身栽倒在地。
      又一把匕首如流星趕月般射向韓世忠,韓世忠側身躲過。剛想進步還手,只見兩名刺客雙睛暴凸,嘴角流血,向前踉蹌兩步栽倒在地。
      韓世忠一看,眼前是一位頭戴草帽,身穿蓑衣,背傘赤足的年青人,萬分感激地說道:
      "壯士救某一命,請問尊姓大名?"
      岳霆堆金山,倒玉柱,跪倒磕頭道:
      "岳飛之子岳霆給伯父叩頭,伯父受驚了!"
      "原來是岳賢侄,"韓世忠急忙雙手相攙,泣不成聲道,"快起來,快起來!本帥未能保住岳帥性命,今天倒讓賢侄替我解危了,慚愧啊,慚愧!"
      "奸相弄權,伯父自身還難保,"岳霆站起身來道,"何言'慚愧'二字呢?伯父趕快吩咐人將尸體掩埋,以免走漏風聲。"
      這時,從外面走進一人,進門一看地上的四具尸體愣住了。韓大人怒斥道:
      "劉中軍你剛才到哪里去了?"
      "卑職該死!縣太爺命人把卑職喚去,說今夜恐有刺客,讓我多加小心。卑職急忙趕回來,誰知你……"
      韓世忠看了看身旁的岳霆,回頭道:
      "念你隨我多年,這次饒恕你!快把尸體弄到荒郊掩埋,不許讓人知道!"
      "卑職遵命。"
      一會兒,劉中軍又領進三個人,用毯子把四具死尸裹好背出去了。親兵進屋打掃了血跡,又重新獻上茶來。
      二人入座后,岳霆道:
      "伯父奉圣命送湛蘆劍,手下帶多少人?"
      "方才被害的叫史文瑞、馬朝忠,他們隨我都二十多年了。還有就是劉中軍,武功還不錯,隨身帶二十名親兵。賢侄問此何意?"
      "伯父乃宋朝勇將,金兵聞名喪膽。此番送劍割城,恐怕兇多吉少。"
      "兩國相爭,不斬來使,這是天經地義的,金國豈能無理?"
      "但方才所發生的一切,又如何解釋呢?"
      韓世忠躊躇半晌道:"依賢侄之見呢?"
      "小侄愿扮成大人中軍,隨伯父前去,見機行事,方可助一臂之力。"
      韓世忠拉住岳霆手道:"那太好了!不過就是有勞賢侄了。"
      幾天后,韓世忠帶岳霆、劉中軍等人來到開封。
      開封乃北宋故都,金國入侵之后,劉豫曾在這里當過偽皇帝。劉豫死后,金國大太子完顏宗翰坐鎮開封。
      開封城街道整潔,鋪戶稠密;行人摩肩接踵,車水馬龍往返。雖不如北宋時期繁華,倒也比較熱鬧。
      北宋皇宮武英殿前,粘罕接待韓世忠。武英殿外,金兵列隊,號帶飄揚;戈戟映天,旌旗蔽日;文官皂袍素帶,武將盔明甲亮。
      粘罕正座,身后八員戰將別刀掛劍。
      韓世忠下首相陪,身后站著扮作中軍的岳霆和手捧湛蘆劍的劉廣全。
      場面肅穆、沉寂,緊張的氣氛令人窒息。粘罕傲氣十足,開口道:
      "韓大人奉圣命前來交劍,怎么還不把劍呈上來?"
      韓世忠不慌不忙,回答道:"本官奉圣命送劍,但必須王爺先交割五城之約,否則不敢從命!"
      粘罕怒吼道:"你國皇帝尚為兒輩,你敢抗命嗎?"
      韓世忠義正詞嚴:"兩國相交,信義為本!"說罷,從懷中取出一封公札,"這有王爺和貴國總管書信為憑,難道失信不成?"
      粘罕冷笑一聲道:"湛蘆劍既然已拿來了,你還想帶回去嗎?"
      韓世忠寸步不讓:"如不交割五城,本官愿與湛蘆劍共存亡!"
      "就憑你們三人和手下幾個殘兵,能保住此劍嗎?"
      韓世忠冷哼道:"兵不在多而在精!"
      粘罕哈哈大笑道:"好!不愧為大宋名將!這么辦吧,我派八將和你們比武,你們如果能贏了我的八將,寶劍交上,立割五城;如果你們輸了,那就不客氣了!寶劍留下,五城不割!"
      韓世忠一愣,正在想如何對付,岳霆道:"既然王爺這么說了,韓大人就和王爺當面講清,本中軍愿一人斗八將!"
   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
    友情提示:←左右→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
    好了多彩票 www.lnujy.com:电白县| www.zjoydq.com:通山县| www.amummy.com:潞西市| www.zetgames.com:思南县| www.mfhhl.com:平阴县| www.rbxlw.cn:高淳县| www.globalviewtrans.com:黄梅县| www.kljlw.cn:宁德市| www.hzchengkuo.com:义马市| www.fpzjzx.com:阿巴嘎旗| www.airportlimoes.com:肃北| www.n3969.com:金坛市| www.motoclubprimeur.org:特克斯县| www.hg0088ag.com:天门市| www.21cloudnet.com:集安市| www.actcci.com:大兴区| www.vxaing1.com:西峡县| www.zhuanhuatong.com:丘北县| www.total-cover.com:大荔县| www.suhang-cn.com:新巴尔虎左旗| www.ddlfantasy.org:仁布县| www.flamwoodvideo.com:图木舒克市| www.linmaomiaomu.com:罗田县| www.yhrnw.cn:曲沃县| www.9959gp.com:平原县| www.brwmf.com:调兵山市| www.netcnz.com:肇州县| www.wwwyuputuan5.com:嘉荫县| www.ggtqx.com:策勒县| www.lebronsoldiershoes.com:武冈市| www.maestroluggage.com:崇义县| www.pj88851.com:岳池县| www.letsbecomefit.com:尚志市| www.y6762.com:广平县| www.4eda.com:航空| www.qunfengdesign.com:江口县| www.nt755.com:阜阳市| www.shanghaisujia.com:大足县| www.flamwoodvideo.com:唐河县| www.qunfengdesign.com:济宁市| www.m8556.com:梓潼县| www.anahuacpn.com:务川| www.wisata-batu.net:凤台县| www.sofiamarket.net:昌宁县| www.qideyan.com:甘德县| www.louisgh.com:六盘水市| www.shnanyabxg.com:安陆市| www.mtpgm.com:苍南县| www.blackphoenixband.com:镇雄县| www.airotours.com:广饶县| www.02art.com:西乌| www.blimprobotics.com:贞丰县| www.erausquyn.com:阿尔山市| www.navette-9.com:浮山县| www.chris-sabin.com:武乡县| www.oxbtest.com:光泽县| www.beautifulhealthyliving.com:曲麻莱县| www.chcdistribution.com:濮阳县| www.cp6783.com:德州市| www.smrig.com:汝阳县| www.meilesou.com:漠河县| www.608755.com:永川市| www.basicherbals.com:咸宁市| www.dennisforhire.com:睢宁县| www.te-tong.com:辉县市| www.davidmshapiro.com:苗栗县| www.myspaceproxyace.com:喀什市| www.hg43456.com:襄樊市| www.pnindustry.com:临澧县| www.higlobee.com:米泉市| www.ppmss.com:梁平县| www.wldzdp.com:镇原县| www.tjjmy.com:东乡族自治县| www.hibiscus-cottages.com:嘉义县| www.greenitways.com:涟水县| www.antonionicosia.com:若尔盖县| www.catherinebroad.com:阜平县| www.joedonovanpersonaltraining.com:滨州市| www.listensoulution.com:海盐县| www.alida-hisku.net:大同县| www.whatssparkling.com:恭城| www.china-fzfsw.com:桃园市| www.hg70345.com:利津县| www.treatmentcenterpage.com:信阳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