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vog1h"></tt>

  • <cite id="vog1h"></cite>
  • 天涯書庫 > 說岳后傳 > 第十回 幻影留情二度鐵傘 殺官盜劍再斷竹刀

    第十回 幻影留情二度鐵傘 殺官盜劍再斷竹刀

    作者:單田芳 發表時間:12-28
      "我若自殺,你果真放他三人?"岳霆追問:"如果你不放呢?"
      "哈哈哈!"陰陽教主狂笑道,"我乃是一教之主,豈肯失信于小人?"
      丐幫幫主葉無光靠近岳霆,說:
      "岳霆不可中計!"
      少林寺方丈圓通和洞玄真人張三豐同時怒斥陰陽教教主:
      "小人用謀,居心叵測!岳霆,你怎能信以為真?"
      岳霆酸楚地對他二人說。
      "周三畏伯父乃先父至交,又為我岳家而遭殘害,二十年來顛沛流離,今日又被陰陽教所浦!我若不拼死相救,有何面目見他老人家?又怎么向九泉先父交代?義父賀長星長老,救孤、扶幼,將我扶養成人,恩比天高!今日為我被害至此,更應以死相救!傅白橋老人為我結義兄長,他因我而被捕,豈有不救之理!"
      "岳霆,你精明一世,糊涂一時!你不想想,陰陽教因何要殺你?為的全是那湛蘆劍呀!你就是真的死了,他們也絕不會放掉周三畏的!"
      葉無光當機立斷,從腰中掏出一面黃旗,那是丐幫的會旗,三角形,當中寫一個黑色的"丐"字。他高聲說:
      "陰陽教的鼠輩,丐幫與你們決一死戰!"
      說著,黃旗揮動,丐幫弟子群起響應。五堂總堂主的死,早已使他們怒不可遏,此時一聽召喚,各拉兵刃嘶喊而上。
      陰陽教各徒屬也刀槍并舉,上前抵擋。刀兵相見,氣氛緊張,大有一觸即發之險。
      陰陽教教主大吼一聲:
      "慢!等等,我還有第二個方案!"
      少林方丈圓通鄙視他一眼,問:
      "什么?快說!"
      "岳霆必須在百天之內,將湛蘆劍送到本教主手中,到時候見劍放人!"
      "此話純屬無稽之談!某家怎知湛蘆下落?"岳霆反駁說。
      陰陽教教主不甘示弱地又說:
      "如果我告訴你劍落誰手,你敢去取嗎?"
      葉無光馬上接言:
      "岳霆,不可相信!那劍一定是假的,誰知他又耍什么花招!"
      陰陽教教主以手指天道:
      "我若說出的劍是假的,那就叫我不得善終!"
      "教主說說看!"岳霆搶步上前。
      陰陽教教主說:"我,我得有條件在先!"
      "什么條件?"
      "你岳霆務必在百天之內將劍送來,過期不來,我便將三顆人頭懸于生死門上!"
      此時,丐幫弟子已急不可耐,連聲呼喊:
      "岳大俠!別聽這老匹夫的!我們和他拼了吧!"
      丐幫長老和張三豐又近前對岳霆說:
      "你不可輕信他的一派胡言!劍若是容易到手,他們又何必費這番周折呢?"
      "其中必有一些緣故,須得當心哪!"
      陰陽教主不容他們再說下去,搶言道:
      "爾等一心血戰,老朽只得奉陪!可有言在先,我要殺這三人祭旗!"
      岳霆勇不可擋,直言相問:
      "你先說說湛蘆劍現在何處?"
      "說出來你也不敢去!何必多此一言?"
      "縱是靈霄、地獄之中,我岳霆也敢去,只要你能守信!"
      "老夫已對天起誓!你愛信不信!"
      "那就請說出地址!"
      "欲求此劍者,"陰陽教主神秘地說,"多如牛毛,繁如星宿,不可勝數!為保密起見,我已寫在紙上,只許你一人看,看完交還于我!"
      說罷,便見一張白紙從他手中飄出,又穩又快又準,飄到岳霆手中。岳霆與他之間的距離,足有八九步之多,就憑這一手,博得了四外掌聲,有人拍手叫好。
      岳霆看畢,微然一笑。將紙往地下一扔,那紙便緊貼地皮,哧溜溜地朝前滑去,然后,又像蝴蝶一樣向上飄飛,最后落入陰陽教主手中。
      教主看到這一切,冷汗直冒,不由自主地后退兩步。沒想到自己賣弄信手拋的小技,他卻報以伏地龍的高招,在我不知不覺中便把紙塞入手中,真是高我一籌!此人乃吾輩之患……"我必殺之!"末尾一句心里話,不由自主地脫口說出。
      岳霆聽得真切,說:
      "志者所見略同!"
      "岳大俠,可敢應諾百日之期?"
      "我若百日后不交湛蘆,三人性命任你罰處!"
      "君子之言……"
      "一言九鼎!"
      "那么,丐幫與我陰陽教眼前的局面,岳大俠可否調停一下?"
      "小兄弟既已中了你的奸計,老茬子也沒什么可說!一百天后,再與你決一雌雄!"葉無光說。
      陰陽教主一揮手,說聲:
      "送客!"
      岳霆把眾人領到周家垞,命周九英安排飯菜款待。袁明拿出五千兩銀票交給周九英,是瞎子吩咐他這樣做的。
      "周家并不富裕,四大派長都是幫我們來的,應當吃我們的'折籮'!"
      次日,岳霆上路,奔岳州而去。
      湖南岳州,南宋紹興二十五年改為純州,三十一年復為岳州。岳陽樓在湖南省洞庭湖畔,矗立在岳州西門城墻上,是我國有名的江南三大樓閣之一,歷來有"洞庭天下水,岳陽天下樓"之盛譽。
      相傳,此樓始為三國吳將魯肅訓練水師的閱兵臺。唐開元四年,中書令張浚滴守岳州,在此修樓,才正式定名為岳陽樓。
      岳陽樓今日分外熱鬧,游客們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,攤床、鋪戶滿街都是。只見衙役們如狼似虎驅打游人,并用黃土墊平大道,凈水潑灑街衢。又聽鞭炮齊鳴,游人們忙把中路讓開,避在兩側觀看動靜。
      一陣鳴鑼開道吆喝聲,緊接著便見"肅靜"、"回避"二牌引路,金瓜、鉞斧前導。后面擁過一頂八抬大轎,金頂紅圍,上繡"海水江牙"幾個字。四周有八名武官騎八匹駿馬排列著,護擁而前行。
      看熱鬧的百姓紛紛議論著:
      "左督御史、八府巡按羅汝楫視察兩湖、兩廣地區,今天游覽岳陽樓!"
      "你看,把岳州知府周汝山嚇得,竟不知怎樣才好了!"
      "噯?怎不見知府周汝山這陣子去哪兒了?"
      "早在岳陽樓里恭候呢吧!"
      鳴鑼聲和衙役的吆喝聲隨轎遠去,直至看不見,街市上"嗡"的一下子,又恢復先前那熱鬧勁兒。小販叫賣聲,竊竊議論聲,其中還夾雜著一兩聲唾罵聲:
      "媽的!不打匈奴,卻有心玩兒景!什么清官?"
      似乎有人注意那罵出聲的人,是個窮秀才,見有人瞧他,牙一齜,眼一擠,竄入人群中不見了。
      岳陽樓對面兒,有個茶樓,叫"陋室品茗"。此刻有兩個人大步進到茶樓中。頭前走的穿著蓑衣,光著腳丫,腦后背頂草帽,背后插柄鐵傘,看上去是個年輕人。后面緊跟著進去的是一位五十多歲的老者,他身披逍遙中,穿員外擎,肋下挎的一柄追魂劍--司空略。
      茶房將二人讓到一張桌子上,桌上還坐著位二十多歲的年輕道士。
      "二位可是一起來的?"茶房問。
      "是,泡兩碗上等毛尖兒!"司空略點頭道。
      那道士滿臉病容,身體憔悴。坐在那兒架起二郎腿,一個勁兒地晃蕩,還不時地碰一下對面的司空略。嘴里呷口茶,吟道:
      "昔聞洞庭水,今上岳陽樓。吳楚東南坼,乾坤日月浮。親朋友一字,老病有孤舟。戎馬關山北,憑軒涕泅流。"
      吟罷,又喝口茶,問司空略:
      "老先生,穿著文雅,掛劍又武,既是文武雙全之輩,定知這詩句出自何人之筆了?"
      司空略是奉命尾隨岳霆的,他打算借喝酒之際,規勸一下岳霆少管閑事,明哲保身。誰知沒等到與岳霆說上話,就有這討厭的道士從中打岔,所以他大力不滿,用眼白了道士一眼,搪塞地說:
      "杜甫!"
      道人聽后,以腳跺地,用手擊桌,合成拍節,又開腔狼了:
      "此詩掛在岳陽樓上,無人能知是何人所作。君能知是杜甫,可夠圣人之才也!"
      司空略、岳霆二人聽后,把口中之茶噴出老遠,滿座茶客都嘩然大笑。
      道士面不改色,道:
      "君等莫笑!有人能講透最后兩句,就算貧道謬獎此位!諸公恐怕不知此人來歷吧?我來……"
      司空略怒沖沖地將他阻止住:
      "老道你喝茶!"
      "貧道吃茶自己掏,又何必大人勞神!"轉向眾人,又說,"此人乃是大內錦衣衛一等侍衛、靖遠侯司空略!大家總算知道了吧!"
      "知道了又能怎樣?"司空略反問。
      "你既知此詩是杜甫所作,總該也知后兩句的講法吧?"
      "本大人不會講,老道你會講嗎?"
      "不會講,大家怎能管我叫老圣人呢?"
      逗得滿座嘩然,他還要講:"請君莫笑!前六句確是杜甫所寫,但是,寫到第六句上就寫不出來了。后來是我大宋忠臣、岳大元帥岳飛給添上的后兩句!"
      茶客們又被逗得前仰后合地笑著。司空略冷不防又問他一句:
      "你怎么知是岳飛所添?當時你在座嗎?"
      病道士不以為然,說道:
      "當然,貧道在座!"
      岳霆一聽:不好!這道人是自找苦吃!遂即問他:
      "道兄,你今年貴庚多大?"
      "貧道年少,一十九歲!"
      "瘋子!"茶客們又是笑,又是說。
      也有個好多言的,說:
      "司空大人,這小老道是個瘋子,不要與他一般見識!岳飛死的那天,他還沒降生呢!"
      "不!不對!他不是瘋子!"司空略說。
      "對!我不是瘋子!說我是瘋子的人,他才是瘋子呢!"
      岳霆仔細看看剛才替老道說話的那人,禁不住發笑。原來是瘋丐袁明扮成商人模樣,坐在那里。
      司空略的目光逼向道士,問:
      "你會講最后兩句嗎?"
      "那當然!"
      "講講看!"
      "岳元帥寫的最后兩句是:'戎馬關山北,憑軒涕泅流'。那意思是說:他把岳家軍駐扎在朱仙鎮,趙構和秦檜不讓他去打匈奴,不能迎請二圣還朝;在昏君和奸相的壓制下,岳帥空有一腔報國志,徒有一身本領!眼看著國土被敵人蠶食,百姓哀號于荒郊,他怎能不憑軒涕泅流呢!"
      "放肆!"
      司空略說著,剛欲拔劍,又聽岳霆說:
      "你我已約好今夜在君山龍口、龍舌山尾部柳毅井旁的桔樹下斗劍,又何必與他斗氣?"
      病道人此時已起身走到門旁,說:"司空略,今晚咱二人不見不散!你與大金粘罕部下的私語,我已聽見了!"
      司空略大吼一聲,將他叫住:
      "魯子孝是你殺的?"
      "他自己愿死,怎么能怨我?"
      司空略飛身追上,袁明緊跟其后。岳霆付了茶錢,茶房說:"叫大爺破鈔了!"
      岳霆住在湖秀客棧。剛用完晚飯,店小二進來稟報:
      "外面有一位道長要求見你!"
      "請他進來。"
      "不用請,我已經進來了!"是病老道說話。
      二人分賓主落座,岳霆嘆口氣說:
      "道長,何必因為岳家,惹得你自身難保呢?"
      "施主,此言差矣!祖國破碎,帝都南遷;二帝蒙難,忠臣被害;奸相弄權術于廟堂,昏君沉酒色于宮室,而百姓置身于水火,日遭涂炭!我怎能平心靜氣,坐視不問?貧道每讀岳飛的《滿江紅》,都三嘆而涕流!每當念起'還我河山'幾個字,都感動得奮臂高呼!然而,昔日擂鼓戰金山的'巾幗',今日何在?臨危噴血,高喊'打過江去'的忠臣,我朝還有嗎?每想到這些都悲憤不已。以我一人區區之力,又能如何?所以,干脆挽發為道,了卻一切念頭吧!"
      岳霆慨然長嘆,接著說:
      "仙長高論,金石作響。據小子愚見,武林同道,不乏愛國志士!"
      "據貧道廣覽天下豪杰所知,當今世上,分門立戶者有之,爭名奪利者亦有之。如忠臣岳飛于國難當頭之際,率弟等投軍報國之例,實為罕有!愛華一戰,使敵軍喪膽,連金兀術也不得不贊嘆:'撼山易,撼岳家軍難!'如此忠臣,尚遭奸臣以莫須有之罪名殘害,我們區區小民之性命、身軀,又何足惜?所以,貧道為忠臣說幾句公道話,一為滅滅奸黨威風,二為出口胸中的憤懣,實在沒有想那么多!更何談有所懼?"道人說完,唏噓淚下。
      岳霆也放聲大哭,跪在道人面前說:
      "仙長真是我岳家知心人呀!"
      老道伸手相挽,問:"你是?"
      "岳飛之子岳霆!敢問道兄尊姓高名?"
      "貧道姓冷,名寒心。自幼父母雙亡,多蒙義父撫養。"
      "義父何人?"
      "姓羅,乃京都商賈!"
      "道兄在茶樓談及司空略與粘罕勾搭之事,可真有之?"
      "貧道在樹林中休息,見司空略領一大漢向林中走來,便隱在樹后。聽二人交談,要殺太子!大漢并交給司空略一封書信,貧道親見他納入懷中之后,又分道而行了。貧道追上大漢,將他拿住,一問才知:大漢乃秦檜相府教師,姓魯名子孝,是黑道上的名手之一,被秦檜收買,專門為他們來往于金宋之間,因為他在江湖上是有名的快腿,人送外號叫'千里追風'。問明了這一切,貧道便打發他回老家了!"
      "叛徒應得的下場!"
      "那么,司空略又是怎么纏上你的?"
      "我答應陰陽教主在指定日期內辦一件大事,陰陽教教主為破壞我的行動,便指使手下爪牙與我為難!"
      "陰陽教乃匪幫,司空略乃官府,他們怎么會相合呢?"
      "據我所知:大宋在趙構、秦檜的統治下,官匪早就成為一家了!"
      "此言有理!"
      "今夜,司空略邀你在柳毅井旁斗劍,你又作何計劃?"
      "不瞞道長,司空略乃我師爺之愛婿,又是徒弟,不然,我早就將他除掉了!"
      "他的追魂八式,乃天下少有之技,望你多加小心!"
      "多謝關照!"
      "司空略詭計多端,心懷叵測,今晚相約,必有埋伏,我看還是不去為好!"
      "他有信物作保,我不得不去!"
      "什么信物?"
      "湛蘆劍!"
      道人沉吟半晌,才說:
      "湛蘆本不在他手中,這足以證明--他這是騙你就范!"
      "我意已決,不得更改!"
      "那好!貧道到時助你一臂之力!"
      "多謝!"
      二人分手。岳霆踏著月色,飛奔龍舌山柳毅井。寒風凜冽,湖水淙淙,轉眼已到相約之地。剛立腳,就聽司空略笑曰:
      "岳大俠,果不爽約!"
      岳霆環視四外,也笑著說:
      "幫你助拳的君子們呢?都請出來相見一面!"
      從樹林后面應聲走出四人:奇劍飛仙高風,幻影嫦娥周黛,毒手蛇王馮元化和鐵臂仙猿栗長山。
      高風進前來,手舉一口寶劍,說:
      "姓岳的,這就是湛蘆劍;你若能戰勝司空略,此劍就歸你!"
      岳霆冷哼一聲,大聲說:"不管湛蘆真假,我只為除惡務盡!你們哪個先上?"
      高風大笑,說:"這是什么話?你岳霆半道兒遇上司空大人,是你二人約好在此斗劍,又與我陰陽教何關?又何必插手?"說著,他又晃晃手中的寶劍,接道:"這湛蘆劍是司空大人交在我手的,我們來這兒,不過是做個公證人罷了!"
      "姓岳的,少說廢話!亮傘吧!"司空略喝道。
      "和你這樣的高手較量,還用不著亮我的傘!"
      "小子太狂!"話音落,劍花起,追魂八式鋪天蓋地向岳霆致命處襲來。
      岳霆全然不在乎,與司空略對戰,顯得更加心中有數。看他兀立如山的身形,面不改色的神情,足可以抵擋司空略的八式變幻招數。
      八手招式已過,又見司空略換氣、抽劍,準備再出新招。岳霆此刻迅疾地出了個"通天八卦"第一式"天風掃葉",掌風似雷鳴電閃,直震得四下里天崩地裂。接著,他又施第二式"水滴石穿",其勢更有天陷地傾之概。
      司空略忍怒不住,說道:
      "小子!從我家偷來的把式,也敢班門弄斧!"
      說著,又以追魂八式連進絕招。
      岳霆,看在眼中,暗自盤算,多虧了師爺給我重新穿插提煉,否則今日難贏此賊!岳霆腳踏長官,連施通天八卦掌和太乙五形合二為一的三四式"山河襟帶"和"雷霆萬鈞"。只見霎時便有山呼海嘯般的掌風向司空略逼來,逼得司空略連退六步,絕無喘息功夫。
      "他娘的!邪門兒!你竟能改動師門的武功!"
      司空略大聲怪叫,同時,他又施一招"夜叉探海",攻向岳霆的下部。
      岳霆身形一弓,腳踏巽位,轉移離位,第五式"火樹銀花"與第六式"風起云涌"連施。司空略的寶劍再快,也快不過岳霆這迷離恍惚的掌風,他手中的七星古銅劍已落到岳霆手里,又被斷為七截。
      司空略一愣神,又讓岳霆的雙掌打在胸膛和氣海兩處。
      頓時,司空略身形飛起丈把多高,又被高風接住。高風急忙封住他的大穴,往他口中送下一丸八寶止血丹,才把他放下。
      岳霆看著躺在地上、口歪眼斜、嘴角沁血的司空略,嘆口氣說:
      "看在師爺的面上,我暫且饒你一死;如不改邪惡,日后必除之!"
      高風此時進前來,曰:
      "岳大俠,真乃名不虛傳!生死門前一戰,至今余興未盡!今日必當領教!"
      "領教倒不難,先給我拿出來!"
      "什么?"
      "答應我的湛蘆劍!"
      高風一副潑皮無賴相,將手中寶劍連截七截,似笑又怒地說:
      "我們要有真湛蘆,又何必再向你討要!"
      "無恥!"
      "岳霆,今日你就認命得了!陰陽教與丐幫為敵,你等助拳,我家教主十分惱怒,早訂下計策,要將你們分而制之!"
      高風說完,從周黛手中接過他自己的寶劍,向空中一掄,劍光閃耀之際,便直取岳霆的中門。
      岳霆此刻也將鐵傘擺到手中。二人劍傘交碰,鏗鏘作響;身影移動,倏分即合。一直戰了二百多手,仍是不分勝負。
      幻影嫦娥周黛吩咐馮元化和栗長山道:
      "我去助陣,你二人小心斷后!"
      "屬下遵命!"
      周黛一抖手中的盤龍絳,剛要起身,就聽身后有人大聲說道:
      "不公道!不公道!我瘋子晚來一步,豈不要兩打一個?"
      "花子找死!"周黛眉頭一蹙。
      除暴安良瘋丐袁明大笑,說:
      "哈哈哈!你們的謀劃早被我家幫主看透,只是我們勸不服岳霆,他執意要單刀赴會,我們也只好隨后保護!"
      "姑奶奶今天必除掉你!"
      "姑爺爺我只好奉陪了!"
      周黛以"風卷殘云"招狠狠向袁明雙腿襲來,二人又打在一處。
      這時,司空略已站起來,對馮元化、栗長山說:
      "老馮,你去助高風,老栗去助周黛,出手要快,殺手要準!務必除掉此二人!"
      二人剛要起身,忽聽身后云牌一響,當!有人開腔道:
      "借光!有人算卦嗎?"
      丐幫幫主閉目不管天下事葉無光,已來到二人中間,嚇得司空略倒吸一口氣,撲騰一下又坐在地上。
      毒手蛇王吃過瞎子的虧,所以今天格外小心。他上來雙掌一鉤一伸,拍向瞎子天靈。栗長山趁機一個"滾地雷",直掃瞎子的雙腿。
      "哈哈!兩個小子配合得倒是挺密切!"
      瞎子說著,將馬竿一順,就聽慘號怪叫聲響起。毒手蛇王馮元化作惡多端,今兒個已到頭兒了,被瞎子打得前心透后心。栗長山嚇得魂飛魄散,直勁兒往外逃竄。瞎子眼疾手快,說:
      岳霆以右手的"鐵傘流云"和左手的"通天八卦"交相進擊,用以對付陰陽教主如山崩似地裂之勢的雙腿夾攻。
      二人連戰三百多手之后,傘掌交映,拆換無數招。岳霆與陰陽教教主誰也奈何不了誰,看來,要想扭轉戰局,必須有外力相助。
      正在此刻,忽聽柳毅井旁慨然長嘆:
      "我若不來,岳兄豈不要吃虧?"
      隨著話音,一個老道現身形,未到陰陽教教主近前,便一個"流星趕月"直插他的身后。用幻化七星掌進一招"三星射斗",再進一招"斗轉星移",直打得陰陽教教主眼花繚亂,猝不及防。
      陰陽教教主勃然大怒,骨節錯響,手指隨即突然伸長三寸。將要施招,又聽那老道冷寒心輕聲說道:
      "岳兄小心!"
      隨即飛出一柄竹刀。
      陰陽教教主將飛出的竹刀一把接住,大驚道:
      "公主,你……"
      "什么公豬母豬,我全都殺!"冷寒心緊接陰陽教主的話頭。
      陰陽教教主見勢頭不對,再不說二話,一聲呼哨,帶領高風、周黛,挾起馮元化和栗長山的尸體,飛奔而走。
      岳霆也覺得老道冷寒心的手法挺眼熟,但一時又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。正猶豫著,見老道順手打給自己一個紙團,便飄身追陰陽教教主等人去了。
      岳霆與葉無光、袁明等聚攏一處,敲石打火,點著白蠟稔,展開紙團青去。上面用秀麗的字體寫道:
      湛蘆劍在知府衙門八府巡按羅汝楫手中。立刻去取,莫失良機。
      瘋丐袁明看后,說:
      "羅汝楫出京,帶高手二人,并有高風等人幫助,恐怕中了圈套!"
      "羅汝楫也是害你父的兇手之一。我弟兄保你前去,但你要萬分謹慎!"葉無光說。
      三更將過,三人從后墻飛入岳州府衙。丐幫二老左右巡風,岳霆直奔前廳。
      經過花園,前面閃出東西二樓,西樓無光,東樓通亮。正要越樓穿過,忽聽樓上有一女子的聲音:
      "爹爹,把湛蘆劍借女兒一用如何?"
      岳霆停步靜聽,屋內又一蒼老的聲音傳來:
      "胡說。湛蘆劍乃秦丞相委托我轉交給金國總管你師父蓋九霄的重要之物,怎可輕易交你?"
      聽到這兒,岳霆躍上房檐,"金鉤倒掛"式透過紗窗往里看去,幾乎嚇得掉在地上。站在地上講話的那老道,分明是奪命竹刀楊虹!
      岳霆明白了一切。原來楊虹善于變容術,竟然兩次瞞過我的眼!不知上次我扎她那一下帶毒的匕首后,傷勢怎樣?雷妖、電魔與她一同失蹤,這不辭而別,又意味著什么?
      他又向四周仔細看去,東墻邊的太師椅上,坐一位六十開外的老者,身體肥胖,方面大耳,白胡須,身穿紫色員外中、逍遙氅,左手抱劍。與楊虹說話間,都是二目微閉。
      再看那劍,是真湛蘆寶劍。
      正要往下細看,聽樓下有動靜,幻影嫦娥周黛滿臉青紫色,舌根發硬,倉皇地上樓來,對羅汝楫說:
      "回稟大人,公主在我們的菜里下了毒,連你的二位保鏢也被毒死了!"
      說完,就倒在地上。
      羅汝楫三角眼突然睜開,對楊虹喝道:
      "丫頭!是你干的嗎?"
      "是孩兒所為!"
      "為了什么?"
      "為要湛蘆劍!"
      "要它何用?"
      "送給一個朋友。"
      "我殺了你!"羅汝楫剛要拔劍,楊虹指起,點住他的大穴,奪過湛蘆劍飛身出去,向房檐上一招手,說:
      "哥哥,下來,跟我走!"
      二人一前一后來到岳陽樓下。此時已月輪西斜,繁星隱去,二人相對無言。半晌,楊虹才泣道:
      "哥哥你扎我一刀,我不怪。幫主的解毒散實為靈丹,小妹今已傷愈,哥哥勿念。"
      岳霆慢吞吞地問:
      "那我的二位兄長現在又在何處?"
      "我已派他二人另有公干。"
      "你到底姓甚名誰?"
      "姓楊名虹,先父楊再興。先父死后……"
      岳霆一擺手,說:"不必多說!養父?"
      楊虹又將這段經歷告訴了他。原來,岳飛被害之后,秦檜追殺岳帥舊部甚厲。楊虹的母親與羅汝楫是兩姨兄妹,所以楊虹母子便到羅家避難六載,楊虹改姓為羅,當時十二歲,稱羅汝楫為父。
      后來,風聲更緊,羅汝楫怕因此丟官滅門,才將她母女又送給蓋九霄撫養。
      "我在蓋九霄處的所作所為,已對哥哥講過。"楊虹對岳霆說。
      "那么我再問你,他們管你叫公主,這又為何?"
      "女孩兒家的私事,哥哥就不必多問了。"
      "你把我領到這兒來,究竟要干什么?"
      "羅汝楫雖說是殘害岳帥的幫兇,可是,看在小妹面上,哥哥你也要通融一下。今日小妹搶來這把湛蘆劍,想交給哥哥,一來能換三位老人性命,二來可抵得羅汝楫一命。望哥哥開恩!"說完,涕淚俱下,跪了下去等岳霆答話。
      一旁的丐幫幫主葉無光聽到此處,也不禁潸然淚下,道:
      "岳霆你若再不通人情,我等也就不與你相交了!"
      岳霆拉住楊虹,也泣道:"只要賢妹不怪罪為兄,小兄依你就是!"
      楊虹破涕為笑,說:"哥哥接劍!"
      岳霆將湛蘆劍掛上,楊虹已飛身出去。將要隱身,傳來她的一句話:"哥哥莫忘許我的諾言!"說完就不見了。
      "岳霆,快跟上,恐有他變!"葉無光說。
      岳霆飛身追上。樓里燈燭明亮,奪命竹刀已解開羅汝楫的大穴。
      羅汝楫說:"好呀!我撫養你母女一回,你竟對我下此毒手!這還不算,又搶我湛蘆,你叫我拿什么向秦丞相交待?"
      "爹爹莫急,我已造出一口假劍,可以假亂真。你把它獻給師父。"
      "拿來我看!"
      楊虹從外屋取過一口寶劍,交給羅汝楫。羅汝楫看了一眼,便大怒,道:"這口偽造的劍,慢說欺瞞蓋九霄,連我這文官的眼睛也瞞不過!"拔劍向楊虹胸口刺去。
      楊虹非但不躲,反而撩起衣襟,向劍上撞去。情急之下,岳霆一抖手,將那毒匕首由紗窗外飛入。沒想到它后發先至,直插羅汝楫哽嗓之中,楊虹嚇得一愣。
      "賢妹,快跟我走!"岳霆破窗而入,拉住楊虹的手說。
      奪命竹刀楊虹已氣得雙眼冒火,牙咬得格吱吱響,罵道:"無義匹夫!要你何用?"拔過羅汝楫嗓子眼兒上的帶毒匕首,又插向岳霆的心臟。
   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
    友情提示:←左右→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
    好了多彩票 www.r3diamonds.com:珠海市| www.votextile.com:容城县| www.yijingdec.com:安宁市| www.cawwatches.com:盐边县| www.ipodsmart.com:临澧县| www.f5862.com:永清县| www.ivanerofeev.com:嘉义县| www.rmd988.com:兴业县| www.24drugstore.net:江山市| www.char-o-lotranch.com:江阴市| www.elegooo.com:敖汉旗| www.publicjusticeforum.org:共和县| www.znmqw.cn:股票| www.crosseandco.com:乾安县| www.dualbux.com:田阳县| www.hangangcamp.com:绥德县| www.denimrecords.com:邯郸县| www.sycomps.com:南陵县| www.yungtsai.com:顺昌县| www.dongbei77.com:邹平县| www.champaignilmls.com:贵阳市| www.jbjt888.com:固原市| www.jnsqzn.com:元阳县| www.ninenetwork.net:十堰市| www.f5865.com:高碑店市| www.plg-light.com:东辽县| www.jackshomeservices.com:屏南县| www.franczyzy.com:竹北市| www.bar-dendo.com:墨玉县| www.ongkingartcenter.com:浪卡子县| www.christarobillard.com:大渡口区| www.nanaoyn.com:高邮市| www.teatreeoilusage.com:晋城| www.borealmatters.org:安吉县| www.8888cngroup.com:云安县| www.paltinumxtal.com:尉氏县| www.damasio34.com:隆德县| www.ntskala.com:本溪| www.bisutekirevere.com:林西县| www.julie-lavergne.com:石首市| www.99069hh.com:达州市| www.foxconn371.com:凤冈县| www.ikemax.com:日土县| www.bestpriceditemz.com:微博| www.amirtarabarasia.com:万山特区| www.jinshayule53.com:南召县| www.fukui-keieiken.com:含山县| www.charlescountytoday.com:克东县| www.chinagoodbuy.com:贵德县| www.livewellfeelgood.com:修武县| www.agence-nad.com:正宁县| www.shermantheband.com:卢氏县| www.77neo.com:原平市| www.happydogvideo.com:石首市| www.happydogvideo.com:澜沧| www.heritagehandbag.com:太仆寺旗| www.soledoubtshow.com:蒲城县| www.ykfone.com:延长县| www.13539929392.com:青龙| www.608755.com:舟曲县| www.cp7375.com:馆陶县| www.scene72.com:阿勒泰市| www.chinagoodbuy.com:通州区| www.snmp-thermometer.com:鸡西市| www.fieldsue.com:隆林| www.ywcswl.com:昌都县| www.nescafechina.com:日喀则市| www.chuanweimuye.com:潜江市| www.biologyislife.com:成武县| www.024wanlikt.com:汪清县| www.nbuyi.com:塔城市| www.pinkycandylens.com:凌云县| www.offreznouslolympia.com:开化县| www.ssmoban.com:揭东县| www.videodownloadming.com:广平县| www.friendsshelter.com:沙洋县| www.rcybgg.com:万宁市| www.procarpetcleaningservices.com:固镇县| www.hyrscg.net:芦溪县| www.laixi520.com:桂平市| www.scriedespretine.com:万盛区| www.liyoujiaju.com:洛川县| www.inattendu32.com:思茅市| www.917wm.com:株洲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