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vog1h"></tt>

  • <cite id="vog1h"></cite>
  • 天涯書庫 > 說岳后傳 > 第四回 二劍傳藝鐵傘迎風雨 三星發難怪俠斗妖魔

    第四回 二劍傳藝鐵傘迎風雨 三星發難怪俠斗妖魔

    作者:單田芳 發表時間:12-28
      話說神劍仙刀谷鳳春,自從殺了宗親王全家二十八口人命之后,率領妻子兒女,隱遁在九華山上。每日閉門課子,耕田射獵。后來,又收了兩個徒弟:張三豐和司空略。
      張三豐為人忠厚、耿直,與谷鳳春的兒子谷來稀、女兒谷秋月相處甚密。
      司空略看上去一表人才,貌相拿人,再加上能言善辯,很是機靈,所以頗得谷鳳春的賞識。
      女兒已到了待嫁之年,谷鳳春征求妻子王氏和兒子谷來稀的意見。母子二人異口同聲,愿讓谷秋月嫁給張三豐。
      "張三豐確是個好孩子。"谷鳳春反駁道,"但他不會體貼他人,不會溫存待人,只知練武學藝。恐怕日后女兒嫁過去,不會有什么幸福!"
      "三豐口懦,秉性內向,心靈手巧,總比油頭滑腦的那種人強似百倍。"兒子谷來稀堅持己見,不以為然地說。
      谷鳳春不悅,說:
      "司空略怎算是油頭滑嘴之人!為父身背命案,心神沉郁,他每日里察言觀色,講今比古,以慰為父身心。我已默認,司空略即為父衣缽傳人,故而已將我秘不傳人之八式追魂劍法,罄盡以授。你二人應體諒為父之心才是!"
      話畢,谷鳳春即出。
      母子二人商量了一番,王氏叫谷來稀將谷秋月找到面前,將其父之意告訴了她。
      秋月姑娘含淚對娘說:
      "孩兒一輩子不嫁人,愿在母親面前長久盡孝!"
      王氏無可奈何地將女兒摟在懷中:
      "孩子!娘知道你的心事,可娘做不了你爹的主,有功夫你和三豐說說,叫他在你爹面前多殷勤一些。"
      秋月回到自己房中,回味著母親之言,越想越是有理。她轉身來到三豐房中,見張三豐正在屋中練習寫字。
      張三豐一見師妹來了,忙起身讓坐。
      "二師哥,我有點要緊事與你說。今日二更,約你到后山眺月崖相見。"秋月面色微紅地說。
      張三豐聞此言,面目嚴正,問:"師妹,什么重要事也無須夜里相談!若被恩師等人知道,豈不……"
      "豈不什么?我是奉母命來找你的!"
      張三豐一想,既然是師母打發來的,一定是有重要事情相告,遂信口答道。
      "好。我一定二更到眺月崖……"
      呼啦一聲,門被踢開,谷鳳春滿面怒氣,說:"無恥的東西!竟敢調戲師妹!滾!快給我滾!不然,我殺了你!"
      "恩師息怒!小師妹說奉師母之命……"張三豐跪倒在地。
      "還不給我住口!司空略!"
      "弟子在!"
      "把你師母叫來!"
      谷來稀攙著母親來到張三豐屋內,一看張三豐跪在地上,秋月已哭成淚人,不知事出何因。就聽谷鳳春大吼道:
      "老乞婆,是你叫秋月約三豐到眺月崖半夜私會嗎?"說著,亮出匕首,在王氏面前一晃,又說:"說實話!不然我就宰了你!"
      王氏嚇得渾身顫動。又見女兒哭得那樣可憐,老頭子的脾氣她是知道的--如若自己不承認下來,女兒就要被他殺了!隨即強打精神說:
      "是我告訴的。要殺你就殺我吧!"
      "你有什么重要事?"
      "這……這個……"
      "哼!你想把姑娘嫁給張三豐?休想!我現在就正式告訴你們母女……"
      "爹爹!妹妹的婚姻大事不可沖動!"谷來稀用祈求的聲調對他說。
      "那好!這事就以后再說。不過有一條:張三豐,你趕快離開我家!我決計不收你這個徒弟了!你十四歲到我家,現在已經二十三歲,藝業雖說未成,可也能在江湖上混碗飯吃了。不過,你要記住我這句話:你不管到什么時候,走到什么地方,都不準說是我的徒弟!"
      張三豐本想苦苦哀求一番,又想:我若硬留下來,豈不給師妹增加許多麻煩!
      他把心一橫,跪在地上,恭恭敬敬地給師父磕了三個頭,隨即離開了九華山。
      八月中秋之夜,谷鳳春夫婦多喝了幾杯圓月酒,早已安歇了。司空略對谷來稀說:
      "師哥!師父的追魂劍八式招法,你會不會?"
      "父親只教過你一人,我沒學過,怎么能會?"
      "趁二老熟睡,咱們到眺月崖上,我教給你,如何?"
      谷來稀求之不得,高興之極。立刻帶劍,與他直奔后山。
      眺月崖是九華群峰之首,高數百丈,樹木叢生,怪石陡立。崖背面是刀切般的山澗,深不可測。崖上有畝許見方的一塊平地。
      二人借著皎潔的月光,拉開了架勢。
      谷來稀真以為司空略是傳授自己追魂八式,哪曾想,一過上,招,司空略竟使出殺手絕式。不等谷來稀問個明白,司空略的寶劍就已扎入谷來稀小腹之中,接著又一腳,把谷來稀踢入山澗。
      司空略擦掉劍上的血,又在崖上跑了半個時辰,直跑得滿頭大汗,這才跑回家去,氣喘吁吁地把谷鳳春夫婦叫醒,道:
      "大師兄趁二老熟睡,把我叫到眺月崖上,說師父不把追魂八式授給他,他要到別處另投名師去。徒弟追了半天,也沒追上,只得回來稟報師父!"
      "這不孝的東西!"谷鳳春氣忿地說,"腿腳誠是比你快!你為什么不把他殺了?"
      "孩兒怎敢!"
      王氏聽說兒子棄家出走,另投恩師,哭了個死去活來。秋月姑娘再三勸慰,也難解愁云。之后,王氏便無時無刻地不在谷鳳春耳邊說:
      "張三豐那孩子多好,可你卻……唉!來稀也同意把妹妹嫁給三豐的。可你這老東西偏不應允!只惹得逐出三豐,兒子外逃,姑娘有病!你到底是圖個啥呀?……"
      谷鳳春見老伴和女兒一再反對,也就把婚事放在一邊,再沒有提起。
      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,谷鳳春家中來了六個不速之客。為首的一人,穿青掛皂,四十多歲,肋挎長劍。
      谷鳳春一看,是黑道上的朋友,八成是來避雨的,哪有不招待之理。他便命司空略燒茶,并說:
      "朋友們還沒用飯吧?"
      為首那人含笑說:
      "冒雨趕路,錯過鎮店,哪里吃飯?"
      "司空略,"谷鳳春吩咐,"告訴你師妹,給六位朋友準備飯菜,你也去廚房幫你師妹!"
      喝茶的當兒,為首的那人詭秘地笑道:
      "神劍仙刀谷鳳春在九華山真正地過上神仙的日子了!"
      谷鳳春一愣,問:
      "朋友,你是何人?"
      "谷大俠,別裝蒜了!連我都不認識了嗎?"說著,揭掉了面具。
      谷鳳春一看,原來是大宋宗親王府八大教的老七,金剛手胡成。
      "訪你二十多年了,"胡成冷笑說,"今天該有個交待了吧!"谷鳳春此時暗自后悔,我本應再扎他一刀才妥!沒想到這小子沒死,豈能坐以待斃?一個"長虹貫日",由后窗躍出。
      不料,后窗下早有埋伏,見有人跳下,連珠弩齊發。神劍仙刀谷鳳春,乃大宋第一武林高手,此刻,他把懸在空中的身子幾個翻轉,弩箭落空,死里脫生。
      在翻轉身軀躲開弩箭的空隙中,他將寶劍倒在手中。只見隨著身影落地,劍光起處,窗下的伏兵便一下子倒下四個,血泊之中來不及吭哧,就一命歸陰了。
      呼哨聲中,又從四面八方聚攏來二十多名蒙面壯漢。金剛手胡成喊道:
      "姓谷的!大內錦衣衛一等侍衛索命閻羅魏長庚,奉圣命捉拿于你!你今天就認命吧!"
      魏長庚今年五十四歲,手使一對"鬼王奪",打遍天下皆無敵,自創鬼王門。投降皇帝之后,被任命為大內一等侍衛。
      一日,胡成報告他道:
      "有確實消息,二十年前殺死宗親王一案的元兇,而今隱遁在九華山上。"
      魏長庚把老鷹眼一翻,問:
      "姓什么?"
      "神劍仙刀谷鳳春!"
      "你吃錯藥啦?神劍仙刀乃當今天下一流高手,事隔二十多年,你攬這個差事,有何好處?!"
      "向我提供消息的人說,如果咱們不伸手,他就要將此案直接報給皇上。"
      "此人是誰?"
      "我已向此人起過誓,絕不透露他的名姓,請魏大人原諒!"
      "你有把握嗎?"
      "我們可以多帶些大內高手,臨戰之時,那個人再趁虛插手,據卑職估計,十有八九,準保成功!下手吧,大人!"
      魏長庚將此情稟報給皇上,皇上命他多帶些人去,一舉將兇犯活擒。于是,胡成帶五人趁雨夜先闖入谷家,魏長庚又布置其他人見機行事,各方面皆在預謀之中。
      胡成此刻已露出真面目,一亮鬼王奪,道:"姓谷的,你拿命來吧!"使雙奪,一個"大鵬展翅",直奔谷鳳春的太陽穴掃去。
      谷鳳春知他那雙奪分量沉重,所以不敢用劍硬接,只得將身形一閃,來個"海底撈月",劍走胡成的襠下。
      另外二十多名大內高手在胡成的率領下,一窩蜂似地加入到圈中,拉開戰式。
      司空略與谷秋月正在廚房做菜,風雨聲中加上兵刃碰撞聲傳入耳中,二人急忙奔到王氏房中。王氏驚慌地失聲道:
      "方才來的六人,乃大內辦差官,你二人快去幫你父迎敵!"
      二人撥出長劍,直奔正房。谷秋月一見爹爹被困其中,忙道:
      "爹爹不要驚慌,孩兒來也!"
      飛劍沖入包圍圈中,但她的腳剛一著地,司空略此刻已后起身先到,一拉她的衣襟,道:
      "師娘誰來保護?"
      谷秋月身子本來尚未站穩,又被司空略一拉,心慌意亂之下,顧不了許多。結果,大內高手的四把長劍,三支插在谷秋月身上,一支插在司空略身上,二人同時被擒。
      見此情狀,谷鳳春鋼牙錯響,目毗盡裂,連展追魂八式。又有十幾名大內高手臥尸當場。
      風聲、雨聲已止,慘號之聲又起。
      一聲怪叫自空而起:
      "谷鳳春,你再不投降,我就將你老婆、女兒、徒弟全剁為肉醬!"
      谷鳳春一看,老妻王氏已被四個蒙面壯漢架在當場,愛徒與女兒身上血流如注。他停劍長嘆一聲,道:
      "叫我投降,可有個條件!"
      "說說看!"魏長庚說。
      "只要放掉他們三個,我就跟你們去投首到案!"
      "可說話算話!"
      "從無謊言!怕的是你們失信!"
      "把他們三人放了!"魏長庚一揚手。
      "等等,我還有言在先:我要求的長久放人!"
      "只要你不越獄,我們再也不來捉人!"
      谷鳳春當啷一聲扔下寶劍,兩個蒙面壯漢躍上,把他五花大綁。
      被放的王氏一步一顫地走在丈夫面前,泣不成聲地說:"今生不做同林鳥,來世愿為連理枝!"
      說畢,撿起谷鳳春扔在地上的寶劍,用力插入自己的腹中。
      九華山上的樵夫艾義,將司空略和谷秋月救回家中,延醫調治,先救好司空略,后又經好長一段醫治調養,谷秋月才從死神手中逃脫出來。
      司空略把燒毀了的谷家舊宅重新修葺,然后將谷秋月接回家中,日夜照料,悉心調治。谷秋月感恩戴德,孤男怨女,自無話說。
      二人成婚后,將王氏重新埋葬。
      紹興三年,司空略投靠了魏長庚和金剛手胡成。經他二人保薦,在大內當了三品校尉。后來,在幾次捕殺饑民鬧事的戰斗中,司空略立了赫赫戰功,又提升為一品侍衛。
      又在一次追殺岳飛舊部的戰斗中,司空略趁機殺了魏長庚和胡成。另外又枉殺六條人命,提著六顆人頭去見主子,又立了大功。他竭盡自己巧言會辯之故技,終于投靠在奸相秦檜門下。
      之后,便為他扶搖直上奠定了基礎。最終步步青云,遂他心愿:由一品帶刀侍衛,晉升為錦衣衛一等侍衛靖遠侯。
      今日與鐵傘怪俠在紫霄宮不期而遇,真是司空略萬也不曾料到的!事隔多年,陰差陽錯,仇人見面,狹路相逢。
      "住手!"司空略喝住刀拐手們。自己忙來在鐵傘怪俠面前,連連磕頭,喃喃道:"小弟司空略給大哥叩頭!"
     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,反倒把鐵傘怪俠嚇了一跳。他躥出一丈開外,腳剛落地,正要看時,張三豐也跪在地上,道:"大師哥,三豐給你叩頭!"
      鐵傘怪俠急忙拉起張三豐,問:
      "賢弟,你可認識給我磕頭的那位大人嗎?"
      張三豐感慨萬分,頓時淚下,道:
      "兄長,那不是咱們三師弟、妹丈司空略嗎?"
      "他因何火燒紫霄宮,圍殺武當山道士和你?"
      "咳!三弟硬說小弟收留岳飛之子,并和我要什么殺人兇犯賀長星!他們不但屠殺我武當道士,而且還在殺了云南二俠的大爺無形飛刀曹元化!小弟被逼無奈,才敢率眾抗拒。若非兄長前來相助,武當恐為塵灰矣!"
      鐵傘怪俠步履有聲地來在司空略面前,上下打量了他幾眼,長嘆一口氣,問道:
      "司空略,你還認識我嗎?"
      "小弟若不認識,怎敢給兄長磕頭?"
      "那你說說,我是何人?"
      "江湖中赫赫有名的鐵傘怪俠谷來稀,小弟怎能不知道!"
      "不對吧?谷來稀已被你一劍刺死又踢入山澗了!人死豈能復生?"
      "小弟早已查明,兄長掉下眺月崖之后,又被江湖霸主、鐵傘先生呼延三絕所救,學成一身驚人本領。近十年來,兄長夜入開封城,刺殺金兀術,誤將金兀術之弟完顏不善親王當金兀術殺死,將人頭高懸于汴梁城德勝門上。入皇宮,血濺奎之殿,掌震逍遙宮,連斃我二十六名大內高手。我知兄長所為,都是為了找我報仇!"
      "我還有幾件事問你,你敢承認嗎?"
      "凡是我做的,就敢做敢當!"
      "九華山捉拿我父,是誰報的信兒?"
      "是我!"
      "英雄!我谷來稀要給全家報仇!你看應當不?"
      "應當。但你沒有報仇的勇氣!"
      "胡說!你認為,我不是你的對手?"
      "既然你是我對手,那為什么你二進我府,又都是無聲無息地溜走了呢?"
      "匹夫是最無良心者!因為我看在妹妹、外甥的面上,才終未下手!你休將忍耐當無能!"
      "那你今天又作何打算?"
      "率領你的爪牙,滾出武當山!"
      "你能辦得到嗎?"
      "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!"
      "光棍不斗勢力!大哥,你應當為自己留個后路!"
      "義不顧身!"
      "那么,我可要得罪你了!"
      "早有心和你領教領教我家傳的追魂八式,望不吝賜教!不過,在你我動手之前,有個要求!"
      "什么要求?"
      "我要贏了你,今后,不準你再找武當山的麻煩!"
      "你要是輸了呢?"
      "獻上我的人頭!"
      風流羽士夏侯清明早已壓不住火,進前一步,高聲怒斥道:
      "我家侯爺一再相讓,你卻要趕盡殺絕!殺雞何用宰牛刀,待某家打發你上西天!"
      司空略關照他道:
      "夏侯將軍,不可輕敵!"
      鐵傘怪俠微笑道:
      "你就是鷹爪門門長、風流羽士夏侯清明嗎?"
      "明知還要故問!"
      "你要能在我谷來稀面前走上十個照面,我也獻上這顆人頭!"
      "你太狂!"扇子一晃,夏侯清明的身子游魂一樣地靠近了谷來稀。他雙臂搖晃,施展出鷹爪門絕功,一扇二指,"三環套目",連指谷來稀天突、玄機、華蓋三道死穴。
      谷來稀突起嘯聲,山谷回應。身子一滑,一扭,躲過了他的二指一扇的進攻。同時左手立掌如刀,右手二指如劍,連戳夏侯清明的背后玉枕、志堂二穴。
      司空略在一旁暗吃一驚:夏侯清明進攻時,谷來稀的鐵傘還在右手,但是等他出招時,也不知怎么一下子就把傘插在背后了。出手之快,身形之速,實在令人佩服不己!
      夏侯清明此時也非同小可,使出看家之能事,以示其不愧為鷹爪門門長。一個"鷹回九谷",連點谷來稀中府、云門、天府、夾白四道大穴。掐按之狠,用力之極,大有以死相拼之勢。
      盡管如此,但他畢竟抵不過谷來稀空前的輕功和絕后的掌法。在谷來稀一連串的進攻下,他已是僅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了。
      再戰幾下,但見夏侯清明已經首尾難顧了。手中的扇子雖然仍是神鬼莫測地盤旋、伸縮,仍是那樣地扎、點、掃、戳,但因動作連滯,真可謂是強弩之末了。
      谷來稀緊抓戰機,蓑衣飄飄,目光的的,身形在輕微而敏捷地移動,就又使了個索命絕招"金鉤掛月",將夏侯清明的雙手一把拿住。
      夏侯清明縱是鋼筋鐵骨,也禁不住谷來稀這一抖一送,片刻間這位不可一世的漢子便身飛丈二,氣虛力乏,滿臉冷汗如柱,四肢如炙烤般地抽搐,連那五絡黑胡也在簌簌抖動,兩只手腕已被谷來稀在"抖送"之間給折斷了。
      司空略自知不是怪俠敵手,只好三十六計,一走為上,呼哨一聲,率領一群幸存的錦衣衛逃之夭夭。
      一場鏖戰,紫霄宮已燒成瓦礫。
      在一片廢墟上,張三豐將上官覆、洛明修、馮國良叫過來,大家見禮。之后,他說:
      "你們召集小道士掩埋尸首,清理火場;我陪師兄到玉虛宮談談!"
      玉虛宮在東鶴軒內,依然是燈燭輝煌,香煙裊裊。師兄弟對坐品茶,小道童一旁垂手侍立。鐵傘怪俠手指小道童問道:
      "我見此子體格勻稱,二目有神,何人所教?"
      "師兄下問,"張三豐說,"敢不實言相告?此子乃吾掌門弟子戴遠秀也。學藝未成,所以我沒向瘋丐等人引見。"
      "瘋丐袁明幾時到過武當山?"
      張三豐便將臨安三賢舍命救岳霆之事,從頭至尾,詳細地對鐵傘述說一遍。
      鐵傘怪俠感慨地說:
      "義薄云天,可歌可泣!岳霆現在何處?可否會我一面?"
      張三豐命戴遠秀領來岳霆和賀長星。
      鐵傘怪俠一眼便相中了岳霆,口中嘖嘖稱道:
      "此子必成大器!"
      張三豐心中暗喜,忙對岳霆說:
      "孩兒,你報仇除奸、成名報國的機會至矣!面前的鐵傘先生乃武林第一高手,還不上前拜師?"
      岳霆即跪下磕頭:
      "弟子高波給恩師叩頭!"
      "高波?"
      三豐又將"高波"的來歷介紹一番。鐵傘沉思半晌,又道:
      "三豐,徒弟我是收下了,但有一個條件,你得答應!"
      "什么條件?"
      "你我雖一同傳授高波武藝,但高波他必須是我的衣缽弟子!"
      光陰似箭,日月如梭,岳霆已經二十三歲。
      暮春三月,紫霄宮內,武當山洞玄真人和鐵傘怪俠,要打發岳霆下山。
      鐵傘眼含淚珠,慢慢說道:
      "岳霆,如今你已長大成人,又得我二人親傳。量你武藝,雖不能在武林首屈一指,但可占你上風者,寥寥無幾。老朽隱居武當碧云峰下數十余載,潛心研究生父追魂八式劍法,承其精粹,棄其保守,取眾家之特長,已傾囊相贈于你。望你更求深造!"
      "弟子謹遵師命!"
      "這把鐵傘傳授給你,你也要像為師一樣:不修邊幅,浪跡江湖。莫忘:你是國家追捕之要犯,定要除暴安良,為民除害!"
      "國恨家仇,弟子怎敢遺忘!"
      "你師爺乃天下第一高手,為師僅得其武功十之六七。你若有緣與他相遇,乃終身之大幸。他老人家復姓呼延,雙名三絕。一生以三絕蓋世,無敵天下。"
      "哪三絕?"
      "其一絕:'鐵傘流云',九九八十一招,已練得爐火純青,登峰造極。"
      "……"
      "其二絕:'通天八卦掌',步按八卦九宮,掌力排山倒海。可謂無堅不摧,遇敵必勝。"
      "其三絕:'鬼影附形',身法之快,恰似閃電,逃之無人可及,追之無人可逃。不過,此術曾傳給丐幫幫主。師爺說,他也不過僅領受了十之六七。"
      "為師還有一件心病未了,說于你聽聽:為師曾受司空略劇傷,早已痊愈,但害父之仇心病未了!為師屢過其門,終未親手除之,奈因小妹之故耳!你今出世,可見機行事!"
      說到此處,鐵傘怪俠早已是眼淚縱橫,聲音哽噎了。
      張三豐喚道:"岳霆過來!"
      "恩師有何吩咐?"岳霆又跪在張三豐面前。
      "你乃武當派二位掌教衣缽傳人,今后你就叫鐵傘怪俠高波!"
      "弟子謹記!"
      "十數余年,門規早已熟記;如有違犯,我二人于千里之外,也可追取爾的狗命!"
      "弟子不敢!"
      "待你下山之后,我命你師兄和你義父隨后相助。紅塵風波,動靜無常;社會人情,忠奸叵測。大丈夫處事,亂中取靜可也!"
      此時的岳霆,感激涕零,肺腑之情,溢于言表,道:
      "弟子六歲,便蒙二位恩師慈母般愛護,嚴父般教誨。文可祭祖告天,武可御敵防身。此恩未報,心實難忍。此去征途,難免坎坷!未卜相見之期,心系二老不移!不如待恩師百年,弟子再下山不晚!……"
      言猶未已,哽咽難語,抱住二恩師的膝,放聲大哭。二位恩師見此情形,也半晌不言,抽泣難忍。
      在這師徒難舍難分抱頭痛哭的時候,小道童急忙進來稟報:
      "山西風雨二俠求見!"
      "喔?"
      二老聞聽,不覺一愣。山西風雨二俠,乃江湖中之怪杰,與武當派素無來往。今日來訪,必有緣由!
      張三豐剛要起身迎接,谷來稀說:
      "師弟,后浪已起,前浪須消。老朽年事已高,不愿與外人接觸。今后廟中之事,武當派之事,與老朽概無關系,你盡管自作主張吧!"
      "師兄你……"
      谷來稀一揚手,止住張三豐,轉頭對岳霆說:
      "我師徒親如父子,我又與司空略不共戴天,相信你會處之得當!"
      "師父放心,孩兒定當圓滿解決!"
      谷來稀又似想起什么,接道:
      "一個武林大家,須以武德為重。仗武欺人,枉殺無辜,決非善類!切記!切記!"
      "孩兒銘心刻骨!"
      谷來稀不等岳霆說完,便從后窗躍出,飛晃幾下,便隱沒于武當群巒之中。
      院中來人,傳過笑聲,打斷二人沉悶心情。張三豐領岳霆出屋,迎接來人。
      岳霆見來人,一胖一瘦,一高一矮,年紀均在五十歲上下。胖的橫寬--大頭禿頂,黃臉膛;面目臃腫,短眉小眼,花白胡須,似有若無;趴鼻梁,翻嘴唇;藍裝灑鞋,肋下懸劍。瘦的細長--瓜子兒臉,尖頂兒朝上;白臉膛,一點兒血色皆無,七竅內縮,活像骷髏;頭戴鵝黃色鴨尾巾,留一撮花白的山羊胡;黃麻布衣服,灑鞋,腰掖一對娥眉刺。
      風雨二俠,家住山西太原府西門外十八里二友莊。胖的為老大,姓胡名笑天,江湖送號風卷殘云,又叫胡旋風。二爺姓劉,叫劉通海,江湖上人稱暴雨覆舟,又叫劉暴雨。
      張三豐打稽首,口宣道號,說:
      "無量天尊!這是哪陣仙風,把山西二俠吹到武當?貧道有失遠迎,當面恕罪!"
      二俠搶先一步,抱腕當胸道:
      "豈敢!豈敢!我弟兄有事,路過寶山,遇高人不可交臂而失,特來拜訪。來得魯莽,望祈海涵!"
      將來客讓至東鶴軒內,三人分賓主落座,岳霆立于張三豐身后。
      茶罷,張三豐笑道:
      "二位方主前來,必有所為,貧道愿聞其詳,可乎?"
      胡笑天將臉面一繃,冷冷地說:
      "我弟兄在山西創立'風雨門'天下各派群起擁戴;只有貴派和少林,至今無信,不知何故?"
      "不知何時通知的敝派?"張三豐吃了一驚。
      "我派小徒旋風腿徐旺,"胡笑天現出不悅,"前來下書,被你廟小道攔截,廢掉一臂,是何道理?"
      "小道童姓字名誰?"
      "打傷小徒后,不曾留下姓名!"
      "既無名姓可考,為何非說是本廟道童?"
      "哼!我早料到你要抵賴!我弟兄倒有個公平辦法!"
      "什么辦法?"
      "你把武當山各廟老道,一個不剩地請出來,集合在紫霄宮內,我們要當面驗證!"
      "這怎么使得?武當山方圓八百里,僧道千余眾,貧道無法召集齊全,恐使施主失望!"
      "那就先把紫霄宮的老道全召集來,讓我們先驗看再說!"
      "貧道有言在先:如果紫霄宮并無打傷貴徒的老道,將作何處理?"
      "那,我弟兄就率領'風雨門'弟子,在三清教祖前燒香認罪!要真的在你廟中查出傷我愛徒的老道,張道爺,你又如何處置呢?"
      "如果真是無緣無故傷你貴徒,那貧道一定還你個公道也就是了!"
      "痛快!不愧為一派之長,令我弟兄敬佩!"
      于是,六宮、二觀二百七十四名大小老道,一個不剩地肅立在紫霄宮庭院中。張三豐陪同二俠來到院里。
      胡笑天一打呼哨,由廟外進來二十名高、矮、胖、瘦各不同的青年壯漢,其中一個斷了左臂的青年,站在胡笑天面前,聽候問話。
      "徐旺,你只管上前相認,一切后果,有為師承擔!"胡笑天用手指著院中的老道說。
      徐旺來回走了四趟,拉出一個小道童來,大聲嚷:
      "師父,在這兒呢!就是他!"
      張三豐一看那人,鼻子差點給氣歪了--那人是個啞巴。去年四月的一天,他臥病于玉虛宮門外,住持太乙神針上官覆見他可憐,命老道把他搭進鶴軒,為他治病。收養了半年多之后,他已痊愈,可是怎么攆也攆不走他,他說什么也不下山去。沒法子,上官覆便請示派長張三豐,將他留在了玉虛宮當伙計。不過有一條戒令:不準教他練武!啞巴怎能傷害得了徐旺呢?豈有此理!
      胡笑天、劉通海一看,徐旺已把人給認出來了,忙對張三豐說:
      "洞玄真人,怎么樣?你是一派之長,恐怕不會失信吧?"
      張三豐真是哭笑不得,只得勉強賠笑,道:
      "貴徒你認準了嗎?"
      "認準了!"
      "再無更改嗎?"
      "關系重大,豈有戲言!放心,絕無更改!"
      張三豐和啞巴道童打手式問話,引得一陣哇哇大叫。看到這情形,二百多個老道,一齊哄然大笑起來。
      胡笑天和劉通海也被鬧得十分尷尬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即刻又道:
      "張三豐你可真有兩下子,居然打手式叫他裝啞!哼!裝得倒滿像的!"
      話剛落,胡笑天突然一個海底藏花,掄掌沖啞巴道童后背打去。
      張三豐見勢不好,忙將身軀一晃,二指一彈。
      胡笑天變本加厲地污蔑張三豐道:
      "你護短!你休想袒護他!"
      張三豐的面目完全沉了下來:
      "啞巴不會武功,你們這樣對待他,這不是欺我武當無人嗎?!"
      "恩師!徐旺是我打傷的!"隨著急促的話音,從外面進來一個道童。
      張三豐一看,為之一愣,原來是岳霆!
      旋風腿徐旺這時也走近胡笑天身邊,說:
      "恩師,就是這個道童!他無故傷我!"
      岳霆來到張三豐面前跪道:
      "恩師,事出有因:孩兒于上月初三正午,正在七星垞上練武,忽聽黑虎林內有女子呼救聲傳來。小徒急忙飛身上前,見徐旺將一女子衣裳扒光。徒兒一時情急,一劍砍下去,斷了他的左臂。徐旺負痛撿起掉臂轉身逃走。徒兒躲在石后,待那女子將衣裳穿好,上前一問,才知她是前山劉莊劉樵之女,小徒便將她護送回家。適才聞聽二俠前來尋事,徒兒便下山找到劉樵,向他說明事由。現在劉樵與其女已等候門外多時了!"
      張三豐"哦"了一聲,大喊道:
      "請劉樵!"
      順門外方向看去,見劉樵背著姑娘,緩慢地來到院中,見到張三豐,撲通一下跪在地下,道:
      "求仙長作主,劉樵與小女叩見。自那日后,小女已嚇成重病!"
      胡笑天狂笑一陣,道:"武當道人,你可真會弄鬼!栽贓陷害,豈能瞞我!"
      劉樵站起身,大聲說:"大人圣明!在那日淫賊扒我小女衣服之時,小女將其玉佩搶至手中!證據尚在,難道這還能是假的嗎?"說著,將玉佩交給張三豐。
      張三豐接過那獅形玉佩,仔細看上面二篆字,是"徐旺"二字。遂遞給胡笑天,說:
      "胡大俠拿去看看!"
      胡笑天過來接玉佩,看了一眼,便氣得渾身直抖,回身一掌,把徐旺打起丈把多高。
      岳霆飛身接住徐旺,見他已氣息奄奄,忙從懷中掏出"奪命丹"一粒,送入徐旺口中,然后將他輕輕放在地上。轉身對胡笑天道:
      "只要他日后能知錯改過,胡大俠何必將他置于死地?"
      胡笑天和劉通海聽后,羞得面如一塊紅布,問:
      "小兄弟貴姓?"
      "姓高名波。"
      "隨張道爺學藝幾年?"
      "受恩師栽培已一十八年。"
      "此少年有為,出家當和尚,豈不可惜!從今往后,投降我風雨門,討個封妻蔭子,豈不更好?"
      岳霆明白,這是公開挑釁!這種人,不給他點顏色看,他就不知道馬王爺三只眼!于是說:
      "胡大爺可曾聽說'勝者為主,敗者為奴'乎?"
      胡笑天聽后,將身子一顫,道:
      "少俠,說話可要算數?"
      雙方對視,一觸即發。
      張三豐一揮手,群道即刻散去,劉樵也背著女兒往回走去。
      "小徒如若敗給二俠,"張三豐說,"不但他向你們投降,就連貧道和武當派全部都歸風雨門轄管!"
      "兄長閃開!"劉通海大吼,"我和高波道童先拆幾招!"
      "'風'不離'雨',早有耳聞。今天,武當派未出徒的弟子高波,就和你們風雨弟兄切磋一二了!請你們弟兄倆一起上吧!"岳霆說。
      風雨二俠,臉色鐵青,須發皆上奓,道:
      "我們要以兵刃相會!"
      "請二位稍等,容某家更衣再戰!"
      須臾,由東鶴軒走出一位似曾相識而又并不相識的人來,將二俠著實嚇了一跳。
      這人看年紀僅有二十多歲,黑漆漆的頭發,高挽著牛心髻,竹簪別頂。面如冠玉,不怒自威。長眉朗目,炯炯有神;三山得配,五岳停勻。身穿一套藍粗布褲褂,光腿赤足,穿一雙多耳麻鞋。上身披一件蓑衣,背后斜背一把鐵傘。腦后掛一頂大草帽,藍綢子掛里,黃緞子飄帶,被風一吹,來回擺動。
      此人的衣服與相貌雖不那么相配,倒也別有那么一副難以形容的豪氣。
      二俠互相看看,幾乎同時喊出:
      "你是鐵傘怪俠傳人?!"
      "不錯!"岳霆大聲答道。
      "那我弟兄可非要領教不可了!"
      二俠手中的長劍和短刺相互配合,令人眼花繚亂。一百二十八趟旋風劍,配合三十六路地行刺,真可謂默契萬分,二十多年來,在武林之中,從未遇見敵手。
      但今天這事兒可就真稀奇了,二俠配合穿插了多時,不但沒有見高波進一招,而且連高波的衣襟也沒抖動一下。這么多招法似乎對他都不生效,連邊兒也沒讓二人沾上。你說奇不奇?
      原先自認無敵天下的風雨門門長,到這時才知道鐵傘怪俠"鬼影附形"的真正厲害!堪稱天下一絕呀!
      二俠干著急沒辦法,只好放開聲音壯著膽子喊道:
      "高波,你在哪兒?你只是躲,不敢伸手,難道說你懼怕我弟兄二人嗎?"
      岳霆戲謔地說:
      "我一伸手,二公豈不就吃虧了嗎?"
      "孺子賣狂!"
      "逼我出手,就請接招!"
      岳霆腳踏乾坤,一個"天風落葉",便將兩名風雨門門長給罩入掌心。兩位高手立即慌了手腳。
      于是,岳霆又施"通天八卦掌"的第二個絕招"水滴石穿",飄忽不定地閃掠出一片宛若天崩地裂般的掌心和腿影,連攻二人背后的十二處要穴。
      二俠無處躲閃,無法施招,只得挨打。
      風卷殘云胡笑天,暴雨覆舟劉通海,茫然不知所措地呆立半晌。岳霆看看二人,邊說話邊解開他倆的穴道:
      "后生無知,多有得罪!"
      聞此言,二俠羞惱難當。就憑我風雨門門長,竟敗在一個乳臭未干的后生手中,還有何臉面活在世上!二人一急,胡笑天橫劍,劉通海順刺,都要自殺。
      一旁觀戰的張三豐等人,都沒有料到風雨二俠的這一手,想上前挽救,已來不及了。
      恰在二人劍觸脖頸之際,有兩只大手掐住二人的手腕。二人微一怔,見是一道一僧,遂跪倒口稱:
      "師爺在上,弟子給恩師丟人了!"
      來的是一高一矬,一瘦一胖二人。和尚矬胖,老道高瘦。和尚有九個戒疤,面若青蟹蓋,壽毫眉有二寸多長,二目如燈,唇紅齒白,約有七八十歲。
      老道頭戴九梁道巾,身穿八卦仙衣,白襪云履,肋下懸劍。面似白紙,兩頰無肉,皮黑抽瘦,太陽穴凹陷,眼眶塌癟,斗雞眉,山羊胡,腰掖一對娥眉刺。
      張三豐打量過后,心中暗驚:二十年前,我曾兩次敗在他二人手下;今日相逢,恐怕禍不遠矣!
      張三豐對岳霆介紹說:
      "那和尚出家為五臺山文殊院方丈,上法下凈,江湖賀號'霹雷神妖';老道出家在五臺山三清觀,姓殿叫殿光天,江湖賀號'閃電神魔'。"
      "這就是恩師常對孩兒講的妖、魔、風、雨四怪嘍?"
      "正是!"
      和尚法凈吼著:"張三豐雜毛你給我過來!"
      岳霆對師父說:"先別過去!待徒兒不行了,再過去圓場!"
      張三豐點頭,囑咐他:
      "可要小心!"
   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
    友情提示:←左右→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
    好了多彩票 www.desiessence.com:牙克石市| www.hg97345.com:丹寨县| www.s59uk.com:尉犁县| www.aiellocalabro.org:福安市| www.oudeshu.com:嘉义市| www.shoe-top.com:白河县| www.kathyleegifford.com:黔南| www.tarotcardadvisor.com:西乌| www.biaomeiqiyue.com:河南省| www.xlpww.cn:信阳市| www.0757xj.com:疏附县| www.italianfashionllc.com:黄大仙区| www.danwolfforsenate.com:梧州市| www.desertridgesuperblock7north.com:墨玉县| www.gotoph.com:恩施市| www.hg68345.com:屏山县| www.youchenfood.com:墨江| www.nigumian.com:肥乡县| www.techtranindia.com:龙游县| www.cskurumsaltuketim.com:北流市| www.liaoxy.com:墨脱县| www.agaogluexport.com:涞水县| www.hg81789.com:耿马| www.phone-winn4.com:开鲁县| www.dracowar-gaming.com:招远市| www.dsl-miami.com:松阳县| www.motoclubprimeur.org:鞍山市| www.pwhistory.com:得荣县| www.playmarket-androids.net:大安市| www.yipaidaipai.com:资兴市| www.torrezanefelipe.com:历史| www.getpoloapp.com:衡山县| www.intercritics.com:高尔夫| www.fmipsd.com:德化县| www.expressmasti.com:黄平县| www.healthinsurancenewyork.net:含山县| www.bjyxyrw.com:五河县| www.offreznouslolympia.com:琼结县| www.aureliogonzalez.com:城步| www.bdyjxm.com:曲水县| www.0539jf.com:方正县| www.giggiblu.com:洛宁县| www.makpad.com:钟祥市| www.medicalhealthblog.com:永顺县| www.elbertcastaneda.com:洪湖市| www.dellbjb.com:镇赉县| www.lsyteam.com:翁牛特旗| www.zajstone.com:昔阳县| www.bentleybeacher.com:曲水县| www.maltavizesi.net:平昌县| www.fathernatureonline.com:淮阳县| www.lauragottlieb.com:浙江省| www.autoloisir4x4.com:九台市| www.wwwhg5844.com:临漳县| www.723421.com:聊城市| www.hannahchungportfolio.com:汪清县| www.flzco.com:元朗区| www.patricshawbeauty.com:广东省| www.jardinestrosset.com:澜沧| www.srmcinc.org:涞水县| www.kneadinbread.com:扬州市| www.mr-impact-windows.com:岑溪市| www.sableridgevillage.com:崇州市| www.pengxing18.com:武定县| www.xxjxzz.com:巩义市| www.wwwhg9693.com:绵阳市| www.xinchenba.com:郧西县| www.e2aa.com:江阴市| www.aircompressorhose.org:枣阳市| www.mastersengenharia.com:防城港市| www.wh-leadlaser.com:苏州市| www.ofnail.com:延安市| www.petrilampela.net:横峰县| www.friendsshelter.com:石楼县| www.ynnpm.com:如东县| www.0735qy.com:奉节县| www.turismogay.net:论坛| www.monobin.com:迁安市| www.alihybrid.com:永春县| www.urethritis.org:玉林市| www.ynnss.com:民权县| www.spiritspace.net:高安市| www.dawidswierczek.com:灌南县| www.politicallyscrewed.com:杨浦区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