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vog1h"></tt>

  • <cite id="vog1h"></cite>
  • 天涯書庫 > 說岳后傳 > 第一回 黑虎嶺僧道反目奪二小 奸相府君臣訂計害三賢

    第一回 黑虎嶺僧道反目奪二小 奸相府君臣訂計害三賢

    作者:單田芳 發表時間:12-28
      南宋紹興十二年六月。
      這日,暴雨狂風,電閃雷鳴。臨安通往紹興的大道上,四輛鏢車不掛鏢旗,馬去鑾鈴,泥濘中冒雨兼程。
      臨安城飛虎鏢局的鏢主飛天玉虎高凌,和拜弟螳螂手于明,頭戴斗笠,身披蓑衣,背插長劍,騎著青馬,一前一后地保護著鏢車。趕車的四個趟子手,早淋得渾身濕透。
      雨過天晴,來到會稽山黑虎嶺。突然,嶺下樹林中嗖地躥出八名蒙面壯漢,個個穿青掛皂,背負長劍,身形迅捷。氣氛頓時緊張起來了。
      其中一個壯漢摘下蒙面青布,緊走幾步,攔住鏢車,高聲喝道:
      "哪位是飛天玉虎高凌?"
      高凌由馬上跳下,把馬交給伙計,上前抱拳當胸,笑說:
      "當是何人呢,原來是相府三品帶刀校尉、風雷掌韓烈韓大人哪!但不知韓大人親率弟兄攔住小可鏢車有何公干?"
      韓烈冷哼了一聲,說:
      "高凌,你鏢車上拉的是什么貨?"
      "給金華御任太守搬家,拉點家什物器。"
      "高凌,我們都住在臨安,低頭不見抬頭見,你能騙得了我嗎?實話告訴你吧,我是奉命捉拿逃犯的!"韓烈二目如刃地緊盯鏢車。
      高凌身子突然一顫,忙問:
      "逃犯?誰是逃犯?"
      韓烈沒等他話音落地,把手一揮,七名蒙面漢子拉出長劍,把鏢車團團圍住。
      "高寵乃是岳飛部將,他的妻子兒女皆在被殺之列!你竟敢用鏢車保護他們母子出逃,哈!哈!哈!你大概沒有想到吧,我們哥兒幾個要在這黑虎嶺下給你和高寵全家送行!"
      夕陽之下,金戈交鳴;會稽山坡,慘呼連起。先前被雨洗過的會稽山,又讓血給染了一遍。
      飛天玉虎高凌和螳螂手于明已經慘死在地;四個趕車的趟子手,也有三個斷了氣,剩下的一下還在抽搐著,手腳一陣伸縮屈張,看樣子也僅存一口氣了。
      那七個蒙面壯漢走到車前,把四輛鏢車的幃幔都挑了起來。
      在第三輛鏢車上,坐著一位四十上下的婦人,身形微胖,面如白紙。她一手摟著一個男孩,見人走近,身體不住地瑟瑟發抖。
      韓烈皮笑肉不笑地問:
      "你是高寵的老婆馮氏?"
      婦人點頭。
      "那么,這兩個孩子,哪個是你的兒子?哪個是岳飛的兒子?"
      說著,他用眼睛上下打量那兩個男孩兒。
      兩個孩子,一個七八歲,一個五六歲。他們把頭藏在婦人腋下,緊緊靠住,一聲不吭。
      馮氏仍一語不發。
      "只要你說出來哪個是岳飛的兒子,我可以留你們母子兩條性命!"
      馮氏冷笑說:
      "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!"
      韓烈大怒,喝道:
      "不識抬舉的東西!來!剁!"
      七個蒙面漢應聲上來,舉劍用力。突然,一條灰影閃過,七個人里邊,多了一個身著灰道袍的長髯白面老道。
      韓烈認識他,這不是臨安城三賢之一的清虛上人賀長星嗎?他怎么來了?
      想到這兒,他給七大漢遞個眼色,沖賀長星一抱拳,說:
      "仙長,我們這可是奉命辦事,你要是……"
      "無量天尊!"賀長星不等韓烈把話說完,一聲道號,打斷了他的話頭,緊接著說:"公事?奉誰的命令?"
      "當今萬歲的密旨,秦丞相的相諭!"
      "拿來!"賀長星把手伸向韓烈,厲聲喝道。
      "什么?"韓烈莫名其妙地問。
      "皇王圣旨,六部公文,秦丞相相諭!"
      韓烈目射兇光,威然地說:
      "賀長老,你有這個資格嗎?"
      賀長星叱道:
      "高寵乃國家忠臣,牛頭山救駕,挑滑車身亡,拋下孤兒寡母,身犯何罪?如今他們要回原郡安居,行在這荒山野嶺之中,爾等半路劫殺,是何用心?真正的罪犯應該是你們!"
      "哈!哈!哈!依仙長如此說來,是要插手此事噗?"韓烈冷冷地說。
      "天下人管天下事!"
      "你不怕牽連自身?"
      "貧道義不顧身!"
      "既是如此,那就別怨本大人得罪于你!"他將手一揮,"來呀!"
      身旁的一個蒙面人鏘鋃一聲,長劍頓時出鞘,來個"燕子穿林",直刺賀長星。
      賀長星步子一滑,躲過了劍鋒,口中說道:
      "原來是穿天燕子何坤。念貧道與你師父有一面之識,饒你一次。如若再要進招,可別怪貧道手下無情!"
      何坤怎肯示弱,大喊:
      "哪個要你留情!"
      話到招到。第二招來了個"大鵬展翅",劍走人飛,回旋半空。
      哪料,他的劍剛剛走了半圈,腳便落了地,嘎的一下便立在老道面前,身子連連晃動,面目扭曲,煞是難看。掙扎了片刻,便撒手扔劍,半截樁子似地栽倒在地。
      原來賀長星的鎖喉指已鎖斷了何坤的咽喉,難怪他那么快便氣絕成尸。
      韓烈知道賀長星的厲害,遂大喊一聲,呼啦一下子,六個壯漢并肩齊上,一擁便把賀長星圍個水泄不通。
      趁機,韓烈一個"貍貓捕鼠",直撲馮氏和那二子。他心中盤算,只要殺了馮氏和二男孩,回去就能交差;至于和老道的茬子,以后再找不遲。韓烈的寶劍一陣橫掃,馮氏和二男孩命在咫尺之際。
      在道道劍光向馮氏他們逼近的剎那間,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韓烈的左臂,使他沒有回身之力。
      順著手臂看去,見來的是一位身穿藍布僧袍,面似淡金的和尚。再細看,和尚年紀有四十多歲,穿扮得寬領、闊袖、肥襪的,一派富態灑脫的樣子。
      當那人松開手時,韓烈完全認出來了,他皺皺眉,問:
      "你不是飛來峰下金剛寺的長老智明禪師嗎?"
      "阿彌陀佛!正是貧僧!"
      "和尚你也打算膛這個渾水?"
      "貧僧與高寵乃八拜之交,望韓大人看在貧僧面上,饒恕一次如何?"
      韓烈勃然變色,道:
      "饒恕?哼!怪不得臨安三賢中,二賢已經出來,只差一賢了,鬧了半天,你們是有預謀的,要在黑虎嶺下拒捕毆差呀!"
      "韓大人請想想,既是有人要在黑虎嶺前下手殺人,那么自然就有人要前來搭救了。可惜,我們來晚了一步,讓你們先得手了!"
      哼了一聲,韓烈威逼道:
      "你們這樣做,就不怕牽連你們的大爺,大內總管錦衣衛、一等公神槍宗潭嗎?"
      和尚微然一笑,說:
      "不錯。我們三個人在臨安城,被人稱做僧、道、俗三賢。但是今天的事,是我和老三的行動,與大爺無關,他一點都不知道。"
      "既然如此,那么,就讓我們哥兒幾個打發你和那老道上西天吧!"韓烈面帶兇氣,說著就動起手來了。
      劍影嘩嘩,掌聲烈烈。九個人廝殺在一處,難分上下。
      和尚智明長老,在江湖上人稱笑如來,他與高寵確有八拜之交。此次聽說秦檜連岳飛的部將都要害死,就急忙來到飛虎鏢局,與高凌商議對策。高凌決定棄家逃走,去紹興城西投奔一個親屬,暫避風險。
      智明說:
      "秦檜必定派人劫殺你們!"
      高凌嘆氣道:
      "只好聽任殺剮了!"
      智明沉思良久,又道:
      "唉!他們必在黑虎嶺下動手。這么辦:你把鏢局子遣散,趕緊收拾,說走就走,遲疑不得!我去求老三幫忙。"
      就這樣,高凌遣散了鏢局子伙計,做下一步安排,只有拜弟于明和四個心腹伙計說什么也不走。于是就當機立斷地讓他們裝好了四輛鏢車,匆匆上路了。
      和尚智明到北高峰太虛觀去找清虛上人賀老道長,結果他不在廟中,只得給小道士留下了話:
      "你師父回來后告訴他,速到紹興會稽山下黑虎嶺相會。"
      待智明轉回飛虎鏢局時,局子已經上了封條,見有四個衙役把門,便趕緊趕奔黑虎嶺下。可是,等他飛奔而來時,高凌和于明已經被殺。最使笑如來納悶兒的是,賀長星比自己還來得快。
      原來,和尚智明剛走,賀長星便回到了廟中,一聽了小和尚的回稟,他便起身趕往黑虎嶺。他知道,二哥要他辦的事,要是給耽誤了,哥兒兩個就非拔他香頭子不可。
      在趕往黑虎嶺的路上,老道思忖道:什么事呢?這么急?等他來到黑虎嶺下,就明白了一切。因為他是知道的,智明與高寵曾有結拜莫逆之交,危難之際,自然要拔刀相助了。
      且說老道殺了穿天燕子何坤以后,六個蒙面人一齊向自己圍攻而來,確有些吃力。忽又看見韓烈飛撲馮氏而去,心想,這下全完了!我這不就是白幫忙了嗎?
      可是,和尚一露面,賀道長突然覺得眼前一亮,這下子又有了希望。剛才智明和韓烈的對話,賀長星都聽了個真切。此刻,他便大聲喊道:
      "二哥,我們不可留活口,免得給老大找麻煩!"
      韓烈一聽此言,激怒萬分,他哼了一聲,道:
      "決不能給你們留活!震八方王勝,你帶飛天大蟒鄭玉、醉拳王丁成,把雜毛收拾掉!若不能取勝,提頭來見!葉里藏花韓威,你是我兄弟,我就不多說了。你帶他們倆,把禿驢圍上!要是叫禿驢跑了,按軍法從事!"
      吩咐完畢,六人分作兩伙,把僧道二人圍了個嚴實。韓烈同時一轉身,右手一揚,三支火龍鏢直奔馮氏和二小的咽喉而來。
      笑如來智明早已防備著這一招了,他猛地一躍,來了個"一鶴沖天",由包圍圈中沖了出來,撲向韓烈,大力金剛掌著實地打在韓烈的后背志堂穴上。韓烈被擊得憑空飛出兩丈開外,身不由己,口吐飛血。說時遲,那時快,在這同時,智明和尚的后背,也叫韓威給刺了一劍。
      韓威的兩個助手,一個叫過渡流星程元貴,一個叫追魂太歲程元和。哥兒倆一看韓威得手了,和尚受了傷,便將兩只長劍揚開,直取二小的頭顱。
      和尚智明本來看見韓烈一揚手,三支火龍鏢飛向母子三人,但他一掌出去震韓烈的時候,比韓烈的動作卻慢了一步,第一支火龍鏢已經打在馮氏的哽嗓咽喉上,馮氏倒在血泊中。所幸的是,第二支和第三支火龍鏢都在剛要出手之時,遭到了后背的一掌,鏢向偏歪,沒有打中。故而兩個小幾幸兔于難。
      此時,和尚又見兩個蒙面人用劍要殺二小兒,便大吼一聲,一個分云撥月掌,在那二人寶劍還沒觸到二小脖頸之前,就重重地擊在他們胸膛的華蓋穴上。兩聲慘叫,兩具死尸往東西方向飛出三丈開外。和尚此刻也口角沁血,身體搖擺,站立不穩。
      韓威見此情景,嚇得站在那里半天發愣。他被笑如來智明的勇氣嚇呆了,暗想:他是人嗎?我的寶劍明明已插入他背上四寸多深,可他還能用大力金剛掌打死我兩個弟兄,真不可思議!
      就在韓威發愣呆思之際,老道賀長星己把他的右手脈門掐住,用力按去。
      韓威即刻便激靈一下子,料到眼前將要發生什么事了,急忙使出看家本領,一個葉里藏花掌,右時一彎,左掌從右時下打出,著實擊在賀長星的左軟肋下。
      賀長星被打得悶哼一聲。
      韓威心中暗喜:老雜毛,叫你再嚷嚷!看韓二爺我的絕招。
      雖然賀仙長被韓威打得悶哼一聲,但他說什么也沒有松開緊掐韓威右手脈門的那只手。此時他想,說什么也不能松手,這一掌挨就挨吧,如果一松手,自己就只好撒手遠跳,失去戰機了。所以,他在韓威打自己一掌之際,借助于韓威右時彎曲之機,來了個"順水推舟",把韓威的人頭甩出去兩丈開外。這還不算,他還把韓威的死尸踢出去三丈多遠,出口惡氣了事!
      這樣,韓威就在為自己的絕招兒得意之際,叫賀仙長結果了性命,好不痛快!
      賀仙長向四下望望,韓烈帶來的七個壯漢,一個也沒能得活。連韓烈本人也在那里四肢抽搐,大口噴血,拼死掙扎。
      賀長星飛身來到笑如來智明身旁,急忙點住和尚幾處大穴,把血止住,并從懷里掏出一丸藥,送入和尚口中。
      和尚邊嚼著藥,邊站起身來,擦掉了嘴角的血跡,淚流滿面地說道:
      "三弟,貧僧到底也沒有救出高寵的夫人!"
      清虛上人賀長星慘然道:
      "你我弟兄也算盡人事而聽天命了!"
      旁邊,受重傷的韓烈正慢慢地從地上站起身來,賀道長一個"蒼鷹搏兔",直撲風雷掌韓烈。智明長老與此同時來個"怪蟒出洞",將賀長星的右手拉住,長嘆一聲,道:
      "且慢!他乃大內高手,留他一條活命吧!"
      韓烈向四周環顧一下,一個"鶴起鶴落",轉瞬即已隱沒于會稽山中。
      僧道二人回到馮氏身邊,見馮氏尚有一息之存,不由大喜。賀長星立刻伸手點住馮氏的幾道大脈,智明迅速地從腰中取出一粒丸藥,送入馮氏口中。
      但由于火龍鏢已深入馮氏咽喉之內,只聽見馮氏腹內咕咕作響,鮮血不時由喉中和七竅中流出。
      那兩個小男孩,早已連驚帶嚇,一陣哭叫,暈了過去。把他倆喚醒后,賀長星大聲問:
      "你們兩個誰姓岳?誰是岳飛的兒子?"
      "三弟,你問這個干什么?"智明為之一驚,急忙問道。
      "岳飛乃是宋朝忠臣,被奸臣所害!我一定要把岳家后代收養膝下,傳盡平生之技,好叫他長大替父報仇!"
      智明潸然落淚。
      "等孩子長大了,奸相的骨頭早已爛成糞土了!"略頓片刻,智明又說:"這樣吧,現在孩子己嚇得神志不清,恐怕一時難以問明,咱弟兄二人,一人一個,你看如何?"
      "不行,你從來都是耳軟心慈,不能給你,這兩孩子我都要!"
      "難道為兄就沒有份了嗎?"
      "你與高寵是金蘭結拜之情,是該有份,所以,你只能收養高寵之子;岳飛的兒子一定得歸我!"
      "難道說,老衲對忠臣就沒存一點兒善念嗎?我也非撫養岳飛之子不可!"
      "你一定要與我過不去,那好吧,貧道我有個兩全齊美之策。"
      "什么辦法?"
      "你我弟兄,一人領一個,聽天由命,回去再慢慢問個明白。如何?"
      "就依賢弟!"
      "等等!"不知這聲音從何而來。
      在晚霞的余輝映照下,只見從樹林里走出一位老道來。但見他黑漆漆的頭發,高高地挽成牛心髻,黃楊木的道冠,金簪子別頂;淡紅色的臉膛,劍眉,朗目,鼻直,口方;胸前飄灑著一部黑長髯,根根露肉,條條透風。身穿一件銀灰色道袍,一巴掌多寬的護領,腰系一條藍色水火絲絳,青布中衣,白襪,云履。右手拿著一柄拂塵,左肋下掛著一口寶劍。看那瀟灑飄逸之態,大有神仙之不凡氣度。
      眨眼功夫,老道已來到智明和賀長星二人面前。他單手打稽首,向二人道:
      "無量天尊!如果貧道眼力不錯的話,仙長你是清虛上人賀長星吧?"
      "不錯,正是貧道。"
      "那么,你這位和尚,準是笑如來智明長老嘍?"
      "正是貧僧。"
      "你們二位的全部所為,貧道我都看在眼里。不愧為臨安三賢,對忠臣之后如此愛護,實在令人欽佩!不過,貧道有一言相勸,二位千萬莫怪。"
      "仙長請講當面。"
      "就憑你倆這點兒微不足道的能耐,還能保護得了忠臣之后?!"
      二人被這半路冒出的涼腔氣得怒不可遏。智明因身受重傷,無以發火;賀長星強壓了壓心中怒氣,冷笑一聲問道:
      "仙長在哪座古廟出家?道號怎么稱呼?"
      "問,你是當然要問的;但是,你沒有資格聽我的法號!"
      賀長星怒沖沖地接著又問:
      "仙長如此大話,壓人三分!那么請問,你打算如何處理眼前這事呢?"
      "我全帶走。你們發喪!"說著飛身直撲二小男孩。
      賀長星緊跟在后,一招"螳螂捕蟬",口中罵道:"你找死!"同時用手抓老道的脊背。
      可是,賀長星的手法無法與那老道相比,那老道已經用手抓住了馮氏身旁那個大一點兒的孩子,將身子一閃,躲過了賀長星的一掌,并用右手閃電一般地向賀長星的面門抓去。
      老道出手之疾,招法之奇,令人嘖嘆不已。賀長星想躲已來不及,只得將頭往右一偏。老道的五指已抓住了他的左耳,只聽吱的一聲,賀長星的左耳已被無名老道給活活扯掉。他不顧疼痛,飛身縱出兩丈以外。
      "哈!哈!哈!"無名老道一招得手,洋洋得意道,"凡在我面前動手腳的人,沒有一個不缺點兒什么的!"
      話音剛落,身子又飛向馮氏尸身旁,右手又抓向那個小一點兒的男孩兒。
      誰料,在這關頭,一個衣衫襤褸的叫花子又奇跡般地出現在小男孩兒身旁。只見他頭發蓬亂,赤著雙腳,絡腮胡子貼在臉腮上,一時辨認不出多大年紀。
      無名老道頓時大怒,叱道:
      "臭叫花子,敢管我的事情!"
      老叫花子一點兒也不動怒,嘻嘻哈哈地答道:
      "慢說你的事,就是皇上和秦檜的事,我也敢管!"
      "你找死!"
      無名老道說著便一彎右手,一招"白猿喜榮",直鉤叫花子的面門。
      老叫花子大聲叫道:
      "怎么?有一只耳朵,還不夠你下酒的,還想要我的耳朵嗎?"
      說著,身子一扭,左手抓起小男孩,右手也是一伸鉤,抓向無名老道的面門。口中還不住地說道:
      "來而不往非禮也!"
      無名老道知道遇上了勁敵,趕緊挾住大一點的孩子,幾個躥跳,沒入蒼蒼的密林之中。老叫花放下那個小男孩兒。賀長星和智明長老已來到叫花子身前,說:
      "多蒙施主援手!請留大名!"
      老叫花長嘆一聲,接道:"與世隔絕,不知名姓。二位的俠肝義膽,老朽萬分欽佩!這個小孩兒就交給二位撫養。我去追趕那個雜毛老道!老朽相信:不管前途怎么險峻,日后總會叫他哥倆團聚的!"說罷,飛身而去。
      智明和賀長星正在暗暗佩服老叫花子身法之絕,只見叫花子又回來了。他倆將剛剛背起的小男孩放下,問道:
      "前輩去而復歸,莫非還有什么指教嗎?"
      "老朽琢磨再三,仍是放心不下。今有四句話告誡你倆,望萬萬注意,務必照我的吩咐去做!"
      二人洗耳聆聽,那老叫花子吟道:
      僧道命已短,
      孺子何人管?
      保存忠良后,
      武當求鐵傘!
      說罷,縱身而走,再不見蹤影。
      二人開始掩埋尸體。
      他們托起馮氏的上身,突然見她用手把火龍鏢拔出二寸,口中不時發出微弱的咯咯聲,急忙伏身聽去,將耳緊貼馮氏的嘴邊。
      "此兒乃岳元帥之子;老道搶走的,乃是吾弟高凌之子,名叫高風。此子叫高波,年方六歲;高風八歲,右腳上有'風'字,但在蟲字上缺一點兒。高波左腳心也有一字,是'波'字,但不是三點水,而是兩點。望二位切記!……"
      馮氏的聲音極其微弱,以下之言,實在無法聽清楚。又見她用手抓幾下衣襟,二目瞪在手抓之處,就咽下最后一口氣。
      二人商量片刻,賀長星撕開馮氏的衣襟。那上面縫著一塊布,將布撕下,就見有一封信,二人仔細看去,只見上面寫道:
      弟妹馮氏雅鑒:
      寵弟與飛乃羊左之交。高寵為國捐軀,乃武將不可幸免之壯舉。念及弟妹無出,今派顏氏乳母攜幼子岳霆,送于弟妹膝下,從此改姓為高,使高家墳頭有拜孝兒男,弟妹膝下有承歡之樂。霆年方三歲,六月十三日午時生。
      迎靖康還朝之日,即是高岳團聚之時。
      順拜
      近安!
      岳鵬舉
      紹興九年春
      信紙下方的空白處,有幾行工整的蠅頭小楷,字跡清秀,一看便知是出自女人之手:
      吾無出。弟高凌之子高杰,因其母早喪,亦歸吾撫養。高杰長岳霆兩歲,高杰為兄,岳霆為弟。
      吾帥風波遇害,故將高杰改為高風,高霆改為高波,令其不忘"風波亭"之事!
      孟母三遷,岳母刺字;拙婦無德,何敢相比。信存后世,用以教子。
      高馮氏
      書于紹興十一年除夕
      清虛上人賀長星、笑如來智明,看完書信,皆淚流滿面,不能言語。
      賀長星把信封好,裝入懷中;又在鏢車上收拾些金銀細軟,打一個包袱背在智明身上,自己將高波背起。
      剛要轉身,忽聽背后傳來呵呵的怪笑之聲。
      "二位還想生還嗎?"
      月影迷蒙之中,從山坡的林中躥出一條黑影。
      原來,韓烈帶傷逃回,半路上碰見兩個人。他定睛瞧看,原來是大內錦衣衛的萬花刀劉勝和醉八仙姜成來了。
      那二人走到韓烈近前時,都嚇得一愣,忙問道:
      "韓大人因何如此模樣?!"
      韓烈就將黑虎嶺下發生的事,對二人說了一遍,并問二人來此何干。
      "丞相不放心。"劉勝說,"又派我兄弟來作韓大人的后盾。"
      "韓大人,"姜成說,"你虧損了七個弟兄,回去怎么向萬歲和丞相交待呢?"
      "依二位賢弟之見呢?"
      "我們哥兒倆來了,也不能讓賀長星和禿驢智明白討便宜!走!咱們在暗處,他們在明處,盯著他們。看他倆把那兩個小畜生往哪兒藏。查明之后,回去調兵,豈不一網打盡!"
      三人來到黑虎嶺下,見老道賀長星左耳已掉,滿面的血,和尚智明也傷勢嚴重,便迅疾地跳過來,萬分得意地唔哇亂叫一陣。
      僧道二人心里明白了,這一回要想死里逃生,難哪!不管怎么樣,豁出去硬拼一下子,就是虎口拔牙,也要為之一試!
      劉勝發現老道身上只背一個孩子,另一個不見蹤影,遂大聲喝問:
      "雜毛!你把岳家逆子藏到哪里去了?"
      隨著問話而來的,不是聲音,而是一個人,一個花子--先前露面而不露名姓的老叫花子。
      "怎么?二位也是在找小孩兒?"花子并無溫色,笑嘻嘻地反問他們。
      劉勝大怒,開口罵道:
      "他媽的!臭要飯的!你少管閑事!"
      啪啪!兩記利索的耳光打得劉勝一時蒙了頭腦,顧不得一切,頓時五臟冒火,七竅生煙。
      劉勝乃是大內八大高手之一,連個叫花子的兩記耳光都躲不開,豈不是人家的笑柄!傳揚出去,自己的臉往哪兒擱?他稍一振作,惱羞成怒,決心要擺出點鋼鐵來。
      與此同時,姜成也與他一同招架。二人一左一右,四件兵刃劃空而起,風聲呼嘯。姜成使的是雙手判官筆,打起來也是非同小可。他們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攻向叫花子。
      花子在四件兵器的進逼下,毫無懼色,如同大海中的游魚,幾個滑步,便躲過了雙刀雙筆的夾擊。然后他來個左手立掌如刀,右手戟指如劍的架勢,連施丐幫空手入白刃的絕招。
      也不知怎么的,像鬼使神差一樣,四件兵器全到了花子手中。劉勝和姜成兩手空空,站在那兒發愣:這仗還打個什么勁兒呀!
      老叫花子把他二人的兵刃順手一扔,給了他們,道:
      "二位,架著你們那個受傷的狗回去吧!我花子不同你們一般見識!"
      二人現出忿忿不服的樣子,一時想不出該說的話來。
      老花子見此情狀,二目如炬:
      "怎么?還不肯服輸?明告訴你們,再要進招,可就沒有這么便宜了!"
      姜成咬牙切齒地說:
      "花子!你既敢管此閑事,那就報個名兒吧!"
      花子嘟囔一句:"問我名姓?要報仇嗎?"再無二話,啪啪又是兩記耳光,打在姜成臉上。
      二人氣急敗壞,無地自容,架起韓烈,狼狽而逃。
      回到臨安,直接叩見秦檜。
      秦檜一見二人如此慘相,命人請來萬俟(占內)和羅汝楫。
      三人經過一番周密策劃,秦檜入宮叩見皇上趙構。
      高宗趙構在翊坤宮召見了秦檜。
      秦檜跪奏皇上,道:
      "韓烈奉命帶領韓威、王勝、鄭玉、丁成、外有黑道兩名高手程天貴和程天和,在會稽山下黑虎嶺劫殺高寵之妻和罪臣岳飛逆子,不料金剛寺長老智明和太虛觀住持賀長星出頭攔阻。此二人殺了我大內七名高手,且將韓烈打得身負重傷。若非劉勝和姜成趕去相救,大內八名高手恐怕就無一存活了!"
      趙構不悅,道:
      "何不派人將二人拿下,交有司衙門治罪?"
      秦檜跪爬向前,低頭說道:
      "為臣也知派人拿他,怎奈……"
      "有什么話,只管明奏,寡人不怪!"
      "萬歲可知臨安三賢之事否?"
      "寡人不知。"
      "臨安三賢,人稱僧、道、俗三賢,他們三人堪稱莫逆。老二是飛來峰下金剛寺的長老智明,老三乃是北高峰太虛觀的住持賀長星……"
      秦檜還要說下去,趙構打斷他的話,道:
      "哎呀,太啰嗦了!寡人只求知道他們的老大是誰!"
      "老大就是大內錦衣衛一等公神槍宗潭。"
      "哦?竟會有這等事?!"
      奸相秦檜見時機已到,又向前跪爬半步,囁嚅奏道:
      "萬歲,臣有一事不敢啟奏皇上,祈萬歲恕罪!"
      "當面奏來,但講無妨!"
      "逆臣岳飛在紹興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,受國法處決之后,宗潭于除夕之夜在府邸寫下一首歪詩。今呈于萬歲,請龍目御覽!"
      說罷,秦檜由袍袖里取出一張紙來,呈給趙構。趙構接過一看,上面寫道:
      風暴吹倒黃龍府,
      波濤淹滅秦趙高;
      遺忘靖康井下恥,
      恨掃匈奴復天朝。
      宗譚泣書于紹興十一年除夕
      高興趙構看罷,不以為然,道:
      "這上面也沒有什么叛國之詞啊?"
      奸相秦檜叩頭有聲道:
      "萬歲,那是貫頂詩一首呀!"
      趙構再仔細看一遍,可不是嗎?橫著念便是"風波遺恨"四個字!
      趙構手拍龍案,站起身形,怒道:
      "宗潭大膽!實在可惡!"
      秦檜趕緊上前說道:
      "皇上息怒!宗澤乃岳飛之師,宗潭乃宗澤之弟,宗岳兩家,實為世交。岳逆正法,宗家必然……"
      "不必說了,秦相平身。"
      "謝主龍恩!"
      "你看這事,應該如何處理?"
      秦檜趨前一步,又道:
      "依臣所見,應當把刑部尚書萬俟(占內)、臨安府京府尹羅汝楫二人宣進宮來,君臣共議良策。"
      趙構點頭,道:"來人哪!"
      "奴婢在!"
      "傳孤家旨意,宣萬俟(占內)、羅汝楫翊坤宮見駕!"
      萬俟(占內)、羅汝楫二人來到翊坤宮,急忙跪下,口呼:
      "臣萬俟(占內)叩見皇上!吾皇萬歲!萬歲!萬萬歲!"
      "臣羅汝楫叩見皇上!吾皇萬歲!萬歲!萬萬歲!"
      "二位愛卿平身!"
      "謝主龍恩!"
      "賜座!"
      "謝萬歲!"
      三個奸黨坐下之后,趙構便將秦檜所奏之事對二人講了一遍,然后問道:
      "二卿家,有何高見?"
      萬俟(占內)奏道:
      "岳逆余黨,盡在誅殺之列,宗家早就當受到株連!萬歲不怪,他宗潭就應赤心報君。如今,宗潭非但知恩不報,反而對君不忠。除夕之夜,口出怨言,謾罵我朝丞相,重談靖康之恥。既寫'風波遺恨'之反詩,就有替岳飛報仇之賊心!人無害虎心,虎有傷人意。萬歲,應下旨緝拿宗潭為是!"
      "寡人宣你進宮,并非叫你給寡人講學,而是叫你為寡人出謀劃策!寡人還不知道下旨緝拿宗潭嗎?"皇上繼續道,"奈因宗家為國,素有大功,群臣百姓,眾望所歸,加之宗潭本人于大內錦衣衛中十數余載,武藝高強,心腹甚多,一旦草率,恐有他變。"
      羅汝楫聽到此處,急忙道:
      "萬歲!臣倒有一計,不知可中圣意?"
      "卿試言之。"
      "宗潭、智明、賀長星,人稱三賢。其中智明和賀長星于黑虎嶺下殺我大內高手,搶走叛逆余孽,罪不容恕!萬歲把宗潭叫來,命他帶人捉拿智明和賀長星,務將僧道二人和二逆子的人頭帶回,否則加罪于他。事成之后,萬歲若肯開恩,可準他隱退。"
      趙構一揮手,將羅汝楫的話止住,問道:
      "寡人深知宗潭乃大義凜然之士,如果他私下放走了僧道二人,又該如何處置?"
      "臣知宗潭眼下母老妻嬌,子未成丁,為保宗家祖墳,量他不敢抗旨不遵!"
      趙構沉思良久,微微點頭:
      "卿等出宮去吧!"
      三人辭駕回府。
      趙構命太監宣來宗潭。宗潭參駕后,趙構命坐。宗潭道:
      "圣上,深夜宣臣進宮,必有國事議論。不知萬歲有何旨意?"
      趙構微笑道:
      "金剛寺智明、太虛觀賀長星與卿并稱臨安三賢,可有此事否?"
      "臣與二人交往甚密,至于三賢,乃百姓謠傳,不足為信。"宗潭說。
      "智明禿驢,清虛雜毛,在黑虎嶺下殺我大內高手七名,并打傷風雷掌韓烈,該當何罪?"
      "不知事起何因?"宗潭問。
      "韓烈帶人捕殺岳逆余孽,他二人從中作梗,真是罪該萬死!寡人知他二人與卿交厚,故而命卿在錦衣衛中挑選幾名高手,于三日之內,將他二人及岳逆之子、高寵之子的人頭交到大理寺!"
      "臣恐非他二人之敵!"
      趙構冷笑道:
      "卿于紹興十一年除夕,寫貫頂反詩一首,欺君,侮相,寡人對此明知不問。而今你敢徇私情以廢國事嗎?!"
      宗潭知大禍臨頭,實難幸兔,遂下跪道:
      "臣怎敢以私廢公?三日內定將人頭奉上!"
      當夜三更,神槍宗潭在錦衣衛中挑選了展翅神雕云飛,八卦刀劉明遠,太極槍何耀中,夜游神徐靖,鬼煞星王倫,同自己一起收拾得緊身利落,帶好兵器、暗器,直奔金剛寺而來。
      六人越墻而入。
      只見大雄寶殿前的東禪堂內,燈燭輝煌。宗潭透過紗窗往里一看,智明躺在云床上,面如白紙,老道賀長星洗過臉,在左耳上貼了一帖膏藥。二人正在床前耳語,聲音極小,外面聽不清。賀長星身旁站著一個六七歲的男孩兒。
      賀長星聽得外面有動靜,即刻運氣,吹滅燭燈。
      展翅神雕云飛,知道自己的徒弟穿云燕子何坤死在老道賀長星的手下,今夜仇人相見,分外眼紅,大聲吼道:
      "雜毛!禿驢!拿命來吧!"
      禪堂的前后窗戶,同時被八卦刀劉明遠、太極槍何耀中、夜游神徐靖和鬼煞星王倫給踢碎,乘勢飛身入內,各把一方。
      禪堂的房門,也被云飛一腳踢破,宗潭和云飛也同時闖入屋內。
      賀長星忙將岳霆摟入懷中。
      智明一見情勢不妙,幾次從床上抬身想起來,無奈因傷勢太重,用力過猛,嘴角又沁出血來了。
      氣氛十分緊張。
   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
    友情提示:←左右→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
    好了多彩票 www.autocrz.com:苏州市| www.tudoparacelular.com:遂昌县| www.ccadgc.com:体育| www.ng335.com:乡城县| www.sz-jinxuan.com:华池县| www.0530gr.com:商丘市| www.flooringhelper.com:鱼台县| www.xianglinhe.com:崇文区| www.pourmastersca.com:安宁市| www.cleanhouselimpeza.com:嘉义县| www.dianeshallmark.com:津市市| www.auto-exclusive67.com:台南县| www.gztbyf.com:南康市| www.dressupchic.com:西城区| www.slooking.com:乡宁县| www.tvoy24.com:辽中县| www.hlswclub.com:三河市| www.mfwsn.com:阜平县| www.xinda-zq.com:喀喇| www.bostonsalist.com:封开县| www.yantailantian.com:宜君县| www.bjdkth.com:平武县| www.vidyaseminars.com:咸宁市| www.zzliyu.com:安丘市| www.electmikehein.com:岳西县| www.daotaolaptop.com:濉溪县| www.madebyflek.com:仁寿县| www.hg79678.com:托克逊县| www.pulaumandeh.com:平安县| www.hearingspecialistcarolina.com:广元市| www.spiritridersmc.org:通州区| www.xpj88658.com:镶黄旗| www.781312.com:江永县| www.3eew.com:定西市| www.sao94sao.com:遵化市| www.yalifirini.com:方山县| www.drlitchman.com:沧州市| www.airportlimoes.com:孝义市| www.n3969.com:固安县| www.yiqitt.com:霍州市| www.rldmw.cn:四子王旗| www.rzbangrong.com:右玉县| www.xwnkw.cn:宁南县| www.hysmzx.com:辰溪县| www.pengxing18.com:平原县| www.jvbkv.cn:八宿县| www.1shoupifa.com:石狮市| www.cp2996.com:垫江县| www.wnwgj.com:淮安市| www.q5689.com:仁寿县| www.msliver.com:皮山县| www.marcandreboivin.com:仁怀市| www.eicsamexico.com:达尔| www.raysofeducation.org:双辽市| www.christaiceforest.com:合山市| www.cindyy.com:苍溪县| www.wxbqf.com:凤冈县| www.ykyumiao.com:西畴县| www.hg93789.com:三都| www.cldmart.com:岳普湖县| www.dementiaonourminds.com:辽宁省| www.chery-ruixiang.com:黄浦区| www.kingandqueenspapa.com:东海县| www.citybetgr.com:德惠市| www.yuanjinfu8.com:景德镇市| www.gd5156.com:寻乌县| www.twosojourners.com:东乌珠穆沁旗| www.zjmsjt.com:和政县| www.ilovelingerie.net:威远县| www.fm556.com:崇礼县| www.sun-automation.com:临桂县| www.troughtonmichael.com:资兴市| www.yipaidaipai.com:榆树市| www.airsolution-group.com:普兰县| www.tw-graphics.com:神池县| www.cp5339.com:南召县| www.groupe-avram.com:沾益县| www.zhongyancheng.com:寻甸| www.siamcornerthaikitchen.com:无棣县| www.parrotfm.com:渑池县| www.julie-lavergne.com:丁青县| www.ohhiyo.com:武夷山市| www.bildungerziehung.org:四平市| www.wwwdestinos.com:永福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