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vog1h"></tt>

  • <cite id="vog1h"></cite>
  • 天涯書庫 > 南音 > 幕間休息 陳宇呈醫生 05

    幕間休息 陳宇呈醫生 05

    作者:笛安 發表時間:05-13

        有些事,他似乎可以想起來了。最后那天的柏油路面流動著,歪歪斜斜地復延,把他卷了進去,他想我又不是煎餅里面的火腿,但是這個念頭還沒來得及在腦子里結束,他的身體又被輕而易舉地翻了個面,天空遠遠地通闖了過來——好吧,他嘆息著,總之有某種強大的力量打定主意要把他變成燒紅了的鍋里的菜,不管是什么,那種烹飪的力量卻是確鑿無疑的。身體遲鈍勉強地飛起來的時候,腦袋重重地撞在車蓋上之前,他看到擋風玻璃后面那張罪犯的臉。慘白,堅定,平日里那種循循善誘的和平假象終于一掃而空。這才是你。這是意識消失之前最后的念頭。
        他們說,他已經醒來了,可他仍然覺得自己還是那個夢;他們說,挺會活下來,但是他覺得自己依然漂浮在一箱密封的液體里,呼吸是機器完成的,所以他尚未感覺到自己的喉嚨和氧氣之間的那種唇齒相依。臻臻漆黑而專注的眼睛更讓他覺得,這孩子旁若無人地佇立在水族館里,注視著寂靜的水母。
        起初他只是能聽得見周圍有人在說話,然后他突然發現自己能夠聽懂他們的意思了。他的大腦似平在一瞬間有了足夠的溫度,讓“信息”像培養成功的細菌那樣,蠢蠢欲動地存活下來。不過他無法開口——不,這跟嘴巴里堵著的那根管子沒有直接關系,他好像是不相信自己能夠做到把那些信息變成正確的聲音,跟他打斗了一輩子的自卑終于不動聲色地占領了他,投降的滋味,原來不過如此。早知道是這樣,活著的時候,沒必要那么孜孜以求,那么驕傲的。—他習慣了把“往昔”稱為“活著的時候”,也許從物理上講這個表達不是一種準確的分類方式,但是夠直接,就好比公路盡頭的指示牌:“龍城500公里”。“活著”就像一個沒有了具體臉孔的目的地,通向它,還有一段需要跋涉的,單調的距離。
        他突然想起自己很久之前的盼望,心懷善意地俯視自己的葬禮。也許真的要實現了。有力氣睜眼睛的時候,他能看著臻臻,臻臻大半的時間都會待在他的床前,有時候,臻臻會笑的,臉上紋絲不動,只用眼睛來笑,那是這孩子最擅長的表情。可惜他沒有足夠的力氣讓眼睛總是保持睜開的狀態,精疲力竭的時候,只能任由眼皮沉重地闔上,他在心里滿足地嘆息一聲,他覺得親手為自己蓋上了棺材。
        他認得天楊的手指的溫度和氣味。那手指有時候會不小心拂過他的臉。可是他有力氣睜著眼睛的時候,卻很少能等到她。他已經沒有力氣任由自己長久地期待下去,所以只好算了。清早還是總能聽見她說話的。盡管他也不清楚閉著眼睛的自己是不是真的處于睡眠中。他突然想起她還沒有回復他的邀請。一縷辛酸涌過來,跟呼吸機的聲音一起纏繞著,這辛酸與上輩子的辛酸的質地奇跡般雷同,他這才想起來,那就是活著的味道。
        但是那個女孩子的聲音呢?他覺得已經很久沒有聽見那個煩人的,《外星小孩和小熊和小仙女》的故事了。他不知為何有點懷念那個聲音,若那真的是從沒在現實中發生過的事情,他做的夢會不會太完整了些,怎么可能夢到一個那么完整并且缺心眼的故事呢,他沒有意識到“懷念”也在幫助他繼續活著。他只聽得到迎南。迎南似乎是站在窗口那里,迦南明亮的聲音擋住了本來應該照射在他眼前那片黑暗表層的光線。“我只是想看見你。”“我想你,你滿意了吧,”—這家伙在跟誰講話,他在心里幾乎要微笑起來,不過總之,不知這次,又是哪個女人這么倒霉。
        他還記得那是他大學時代的某個暑假,一陣瘋狂的敲門聲把他從午睡中驚醒。他不相信在家鄉那條熟悉得像身體某一部分的小街上,會有這么狂攀的東西存在。漆皮剝落的鐵門外面站著一個眼眶紅紅的女孩子,那女孩灼熱但是沙啞著聲音說:“叫陳邇南給我出來。”當時他只是錯愕地想:這女孩應該比迎南還要大兩三歲。
        他逐漸可以感知到晝夜交替。黎明就像一個剛剛清場沒多久的電影院,還遺留著黑夜的熱氣。他自己就是半桶吃剩的爆米花,靜靜待在座椅之間。他身體的熱度早就被跟黑夜瞞和的睡眠帶去了,已經冷卻到嚼不動,等待被清潔工發現并倒掉,就剩下慘淡的黎明才不會嫌棄他。清醒時,哪怕是被噩夢驚醒時,他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夠睜開雙眼,不過即便是閉著眼睛,他也學會了分辨那些真實世界里的聲音和夢里的區別。他在一點一點地,重新學習,如何運用僅剩的活著的技能來活著。
        講故事的女孩子來了。他確定。她說:“臻臻,我好久沒來,對不起。”在接下來的片刻寂靜中,他以為那個故事又要開始了,像是一出可怕的連續劇,但是他的手指連按遙控器都做不到。他只能在脆弱的黑暗里感知自己的心臟在微微膨脹,他驚駭地嘲笑自己:是植物人的生活無聊到把你變成了一個白癡么,居然讓你期待這樣的節目?但是他只聽見了一聲門晌。然后摻雜著隱約呼吸聲的寂靜仍然持續著,臺詞依舊欠奉。
        “你出去。”這是迎南的聲音。——憑這三個字他已經可以斷定了,講故事的女孩子就是電話那頭那個倒霉的女人。
        “我來看臻臻的,我等一下就走不會待很久,你要是看我不順眼,你先出去。等我走了,你再進來。”不錯,雖然講述的故事愚蠢,但是對付陳迦南,就是需要這樣的方式。
        “哪兒那么多廢話。”然后迎南似乎是笑著說,“好吧,滾出去,行么,別打擾病人。”
        完全沒有關系。陳宇呈醫生覺得自己在暗自微笑—病人非常喜歡這樣的場景,并不覺得自己被打擾。
        “你神經病啊。”女孩子的陣地開始變得搖搖欲墜,“昨晚是你打電話問我方不方便講話的。我說了我們今天見。”
        “還沒有過癮,”迎南冷笑,“你現在回過頭去看看那張床?看看那個躺在床上的人。你自己也看過電視看過報紙吧?那么多人都在說你哥哥偉大,替天行道,值得同情;這個躺在這兒的人就算不是罪有應得也至少是活該——就因為他的病人死了?就因為那個病人的死不全是他的錯,甚至根本就算不上他的錯?”
        “但是那些人怎么說,怎么想,也同樣不是我的錯。”
        “我沒說是你的錯,我只是要你離我們遠一點。你可以放心了,你哥哥的人基本上算是得救了,你們全家人都得感謝這個被害人,他像個蟑螂一樣被撞被碾還就是沒死,是他這條爛命讓你哥哥能像個英雄那樣去坐牢。你現在不需要覺得對不起任何人,你該干什么就干什么去,到這個時候你還想再利用一個小孩子去平衡你那點不值錢的良心,也太不擇手段了。”
        “你半夜打電話給我,問我能不能跟你說話,就是為了羞辱我么,”
        “原來說幾句實話就是在羞辱你,你還真是圣潔。”
        “我今天來,本來是想跟你說,我也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。我無論什么時候都會因為我哥哥做過的事跟你道歉,可是那些旁觀的人,我控制不了。還有,”那女孩子的聲音似乎是恢復了講故事時候的平靜,“你沒資格說,我不需要覺得對不起任何人。誰都可以這么說,就是你不行。你明明知道的,我現在已經對不起所有人了,可以說我對不起我們家的每一個人,包括我哥哥—你自己心里明白我在說什么。”
        然后又是一聲很輕的關門聲。之后,周遭寂靜得只聽得見臻臻嬌嫩的呼吸聲。
        他似乎明白了,這個聲音像花朵一樣的,講故事的女孩子是誰。他想他一定在昭昭的病房里見過她,可是他無論怎樣也想不起來她的臉。但是他想起來,那個夏末的黃昏,昭昭家門外瘋狂地砸門的聲音。是她。他清晰地記得,邇南剛剛說過的一句話:“我只是要你離我們遠一點。”他說“我們”。他的確說了。好吧,陳宇呈醫生靜靜地想:陳迎南,為了這個“我們”,我想告訴你一件你自己目前還看不清的事情。我之前以為這個女孩子很倒霉,但是現在我知道了,我還是高估了你,倒霉的不只是她一個人。
        你是逃不過她的。雖然你這個人一向沒什么靈魂,但是這個女孩子有本事把你變成一個更低級的動物。她已經激起來你心里那種—你自己都會覺得羞恥的熱情。你眼下還不愿意承認吧,你這沒出息的貨色。
        爸爸?
        他聽見臻臻在說話。他回答:陳至臻小姐,我在這兒。有種恐懼的喜悅充滿了他。他知道自己沒睡著,只不過是閉著眼睛;但是他也知道他并不是清醒的,似乎有一扇門把塵世間的聲響都隱約關在了外面。臻臻說話的聲音跟平時的聽起來不一樣。雖然他已經太久沒有聽過她說話了,但是那區別依舊明顯。——辨別一種聲音是否來自真實的塵世間,其實有個很簡單的辦法,真實的聲音里面,總有種灰塵在空氣里游動制造出來的背景音。說不定,這就是“塵世”這個詞最初存在的依據。
        爸爸,我一直在這兒等你。我的棒棒糖都變小了。媽媽把它們扔了說那個已經不能吃了。
        我知道。臻臻。你做得對。我告訴過你,買完棒棒糖,就站在馬路邊上等,不能走出人行道。臻臻是好孩子。你看見爸爸不小心飛起來的時候,也還是站在人行道上等我。
        你到哪里去了?
        爸爸從很遠的地方過來,我已經盡力走得快一點。我現在已經不能開車,我也沒有辦法。
        你騙人。你才沒有走得很快,你中間睡著了。我看見的,你睡著了很久,你一直不醒來。所以你才會遲到的。
        他知道自己對臻臻笑了。他毫不費力地回想起來應該如何笑。他說:因為——雖然這不大好,但他還是決定對她撒一個小謊——爸爸遇上了一個病人。
        又是病人。—陳至臻小姐突然間長大了很多,甚至輕輕嘆了口氣。
        是。那個病人死了。所以爸爸跟她多聊了一會兒。也耽誤了些時間。—這倒不全是撒謊,因為,他的確看見過昭昭。當時他在“窒息”和“有空氣”之間毫無尊嚴地掙扎。他感覺到了,昭昭就站在離他不遠的地方,靜靜看著,還是那副見慣了的表情,看了半晌似乎是她自己開始覺得不自在,兩只手也沒地方放了,于是就只好坐下來,像個男孩子那樣盤起穿著牛仔褲的腿,兩手搭在膝蓋上,五個指頭分得很遠。其實,他很懷念她那條白色的,不怎么合適的裙子。只是他永遠不會讓她知道的。他沒有和昭昭的靈魂交談。因為她自始至終只是在旁邊凝視著。到了最后,昭昭站起身,輕輕地長嘆一聲。不知為何,那聲嘆息永遠地留在了他身體里的某個地方。讓那些曾經屬于他的,最為鮮活的掙扎和驕傲從此蒙上一層霜。昭昭還是給他留下了一句話,昭昭說:“好吧,算我輸了。”但他不懂那是什么意思。他早已忘記在她小的時候,她曾那么恐懼和倔輩地說:“看誰先死,先死的那個人請吃飯。”
        爸爸,你的每一個病人,如果死了,你都會記得嗎,臻臻似乎是眨了眨眼睛。他能感覺到這個。
        不是。他回答,我記得每一個活下來的。因為我跟活下來的人相處得更久。
        他們為什么會死呢?
        因為他們的血是壞的。
        那我的血,是不是好的?
        這個。他想了想,他覺得自己在這個問題上必須誠實:爸爸現在還不知道,我能說的只是,你的血現在是好的。可是誰也不知道它們會不會變壞。爸爸愿意付出所有的代價,來保證,你的血永遠都是好的。
        是誰把那些人的血變壞的呢,——她突如其來地嫣然一笑。
        我也一直都想知道。
        會不會有一個“血神”?——她很得意,知道自己這么說很聰明。
        可能有。
        那……外星小孩,小熊,還有小仙女,他們三個會遇上血神嗎?他們的血會不會被血神變壞呢?
        他仔細思考了一下,才開始回答這個問題:我不知道,這個你要去問給你講故事的人。
        為什么啊?你說了血神是有的,那外星小孩他們不就一定能遇上嗎?
        因為,血神對于你是真的,可是對于那個講故事的人來說,不是。每一個講故事的人都只能把他相信的東西放進故事里。他不可能把聽故事的人相信的東西全部放進去,如果那樣的話,這個故事就不是他的故事了。
        你在說什么呀?
        算了,不說這個。臻臻,這么久沒見,你想爸爸了么?
        她沉默了片刻,然后慢慢地說:有一點。
        爸爸拜托你一件事情,行么?臻臻很聰明,很勇敢,你做得到。
        好。
        以后,爸爸和你可能只有在這里見面了。只有在這片很黑的地方,你才能聽見爸爸說話,爸爸也才能看見你。你知道怎么來這兒,對不對,你找得到。所以,你想爸爸的時候,就到這兒來。但是跟爸爸說過了話,你就得回去。回去開口跟別人講話,像以前那樣去幼兒園,然后去上小學,別讓媽媽以為你是個再也不會說話的小孩兒,好嗎?
        好。
        只要你記得,你一直都能跟我講話,就沒什么可怕的,對不對?所以,陳至臻小姐,現在你走到床旁邊,那個機器那里。屏幕上閃著很多彩色的線。你知道我在說什么。你把手繞到那個機器的后面,對,就這樣,臻臻你摸到有一個方的按鈕了么,現在按下去。用力,很容易的,按下去,非常好,臻臻是好樣的——
        他們的對話被一聲尖銳的嗡鳴打破了。陳宇呈醫生覺得自己被什么東西用力地推到了黑暗中的更黑暗處。通往塵世的門被粗暴地撞開,人們的聲音像下水道里的垃圾那樣翻了上來。
        “呼吸器出故障了么?”這聲音來自ICU的某位主治醫生。
        “是電源的問題,怎么可能啊……”
        “脈搏沒有了。”這個聲音是天楊的,他驚訝自己依然記得。
        “合肺復蘇,馬上。”
        “把這孩子帶出去,為什么沒有大人看著她呢?”
        “測不到血壓孔心跳也——不可能,早上一切生命體征都是穩定的。”
        “二百伏,開始……”
        有一道閃電擊中了他。恍惚間,他以為白晝降臨了。
        閃電過境之后的寂靜里,他看見了那個罪人。
        像是在看電影一樣,他眼睜睜地看著最后那天的自己,白大褂都沒有脫,邁開大步朝著那罪人的方向走過去。昭昭的血已經在他的襯衣上凝固了,呈現一種黯淡的棕紅色,然后他的眼神又如此地平靜,陳宇呈醫生覺得一切都不再猙獰。
        “你原諒自己了嗎,鄭老師?”他率先發問。
        罪人平和地說:“我永遠不會原諒自己。陳醫生,因為你永遠都覺得你是無辜的。”
        他笑了:“你還真是死性不改。你就那么恨我?”
        罪人也笑了:“現在不恨了。那個時候,是真的恨。”
        “那個時候,指的是你殺我的時候吧?”他語調輕松,“鄭老師,現在我替你把沒做干凈的事情做到了。當然了,你可以認為,我這么做是想拖著你和我一起死。不過,我還真的不是為了這個。”
        “我當然不會那么想。”罪人的表情有種輕蔑,他現在跟過去畢竟有些不同,他不再刻意控制自己臉上的表情,他允許自己刻薄了,“你報復我也是合理的。不過,你為什么要報復我呢?你從一開始,就瞧不起我,你才不屑于做報復我的事情。”“我給你這種印象么?”他愕然,“那真是抱歉了。”
        “陳醫生,你為什么那么藐視人和人之間的珍惜呢,”罪人說。
        “鄭老師,因為我藐視自己。我不像你,總是能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。”他摸摸衣袋,欣喜地摸到了方正的煙盒,打開來看,里面卻是空的。
    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罪人也摸出了一個煙盒,隨意地伸出食指推開窄窄的盒蓋,還剩下最后一支煙,罪人盯著煙盒看了一會兒,然后把那支煙拿出來丟給對面的陳醫生。
        “已經到了這種時候,”他難以置信地倒抽一口冷氣,“還要這么虛偽么?真有你的,鄭老師,你為了成全你的虛偽,不惜殺人償命,然后死到臨頭了也丟不下它。說實話我其實挺佩服你的。”
        “這不是虛偽。”罪人微笑,“我早就養成習慣了。”
        “好。”他把那支煙接了過來,“這不是虛偽。你謀殺一個人,然后黃泉路上遇到他還要講究禮數。你真偉大。看著你,我就明白一件事,那些人們嘴里流傳著的偉大的人—第一個把他們塑成銅像的才不是無知盲從的觀眾,是他們自己。不肯陪著你塑像的人,就沒有活著的價值,不然還怎么清理這個世界,不然這個世界豈不是不可救藥了,你們的邏輯都是這樣的吧。”
        罪人安靜地說:“舊召昭死了。我知道那孩子在臨死前幾天找過你。我知道她想做什么。”“我什么都沒有做。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
        “我也知道你什么都沒做。”罪人搖搖頭,“她一直都把你當成是最后的愿望,但是,你不在乎。到了最后你不愿意竭盡全力地救她,只不過是因為如果你那么做了,就壞了你給自己的規矩,所以她還是死了吧。可能你不知道,其實她心里很高興,她到最后都覺得能結束在你手里是件好事情。”
    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說,”他啞然失笑,“只要有一個人把我當成了神,我就必須得去滿足她假扮神么?對不起,我沒這個愛好。”
        “你知道有人把你當成神的時候,你至少應該努力再往前走幾步,試著離神更近一點。”
        “殺人能讓你離神更近一點么?”他反問。
        罪人悲哀地笑笑:“不能。我想到這個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。”
        他緩慢地說:“鄭老師,我們倆都走到了這個活人來不了的地方,就剩下了最后一支煙。你可以把它讓給我,我也可以接著。但是有件事我們都忘了。打火機在哪兒呢?”罪人說:“火都在神那里。”
        人間的聲音又涌過來了。“有了,有心跳了。”還是天楊的聲音。
        “把管子放回去。”
    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這個聲音無比欣喜,“等一下再插管。”
        深重的寂靜之后,有個人平靜地笑了一下,然后說:“不用呼吸機了,他可以自己呼吸。”
        身邊的黑暗像個真空包裝的塑料袋那樣被用力撕開了。他的身體就像憤怒的膨化食品那樣,幾乎是飛濺了出來。陽光吞沒了他,他看見了一些熟悉的臉在他四周旋轉,直到漸漸停頓。他凝固在了這些人的視線中。他知道自己的身體變成了石頭。魂魄就在清醒的一瞬間被捉拿歸案,從此再也沒有逃亡的可能。
        他忘記問那罪人的刑期是多久了,總之,一定不會有他的長。
        臻臻一直都在這里。站在他身旁。但是完全清醒了之后,他再也沒辦去弄懂她想告訴他什么。他只能確信,這孩子一直在保守他們之間的秘密。
        講故事的女孩在呼吸機撤掉的次日清早回來了。只是,沒見到迦南。他也完全不知道逛南去了什么地方,若他知道,會告訴她。——好吧,他已經不能“告訴”任何人什么事了,除了全身癱瘓,他的語言能力嚴重受損,只會發出一些沒什么意義的音節。
        女孩坐在墻角的椅子上,靜靜地注視著陳至臻小姐的背影:“臻臻后來他們三個人沒有找到小熊的姐姐。他們一共問過多少人,你還記得嗎?總之,沒人能告訴他們正確的答案。事實上,因為已經找了太久。小熊自己也有點糊涂了,到底那個姐姐,是不是他做過的夢。可是小仙女一點都沒有放棄,小仙女總是快樂地說:‘會找到的。’小仙女還說,‘等我們找到了姐姐,你就想起來那不是夢了。’一這句話其實有點問題,可是他們三個都沒聽出來。這個時候外星小孩突然跟伙伴們說:‘咱們回去吧。回去出發的地方。我們出來這么久了,說不定你姐姐已經回去找你了。’大家都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主意。可是其實他們已經走了太遠了。他們又必須沿途問很多人,才能找到正確的回去的路。但是他們都很開心,因為突然之間,大家都相信,只要按照原路返回去了,小熊的姐姐一定會在那里等著的……”
        門開了。女孩的聲音驟然停止,她轉過臉熱切地看著門口,眼睛里掩飾不了的波浪侵襲了整張臉龐。可惜走進來的,是個量血壓的護士。女孩看著護士的身影遮擋在自己和臻臻之間,手指緊緊地摳著凳子的邊緣。他知道她就和陳迦南一樣,整個人都在恐懼著煥然一新的熱情。就像一只嶄新的玻璃杯,第一杯滾燙的沸水倒了進來,原本晶瑩冰涼的她完全不知道這個幾秒內變得滾燙的自己也是自己。只能驚慌地環顧著熱水蒸騰在上方的水蒸氣,似乎為這一小片冉冉升起的云霧覺得羞愧。
        護士走出去的時候,重新關上了門。
        女孩的眼睛垂了下來,視線落在對面的鐵制床欄桿上。她似乎是淡淡地對自己笑了笑。那個笑容牽動了他心里一個柔軟的地方。他很想對她說:你回家吧,那個人不值得被你盼望。——可是,他說不出來。
        她拿出自己的手機靜靜地看了一會兒屏幕。完全沒有按鍵,只是看著。這時候臻臻突然轉過身,猶疑著靠近她。柔軟的小手輕輕碰了一下她的膝蓋,又乖巧地縮了回去。
        他和女孩都聽見。臻臻清晰地說:“后來呢?”

   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
    友情提示:←左右→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
    好了多彩票 www.bobrussellequip.com:正阳县| www.cafeconsolas.com:武隆县| www.g5663.com:台中市| www.casamentocarolebruno.com:桓仁| www.synergistichealthgb.com:方正县| www.domshin.com:余江县| www.extreme-projects.com:浦县| www.nokian97blog.com:绵阳市| www.gxunx.com:炎陵县| www.coocooconcepts.com:枝江市| www.gzjdvc.com:玉门市| www.yjkj1588.com:青岛市| www.cirugiatop.com:禄丰县| www.gfrpu.com:依兰县| www.b-ads.com:沂南县| www.izhuoji.net:同仁县| www.222qa.com:枞阳县| www.626130.com:名山县| www.022tjhj.com:桂林市| www.n-p-z.com:曲沃县| www.5itours.com:喀喇沁旗| www.dapinlv.com:鸡西市| www.aceophthalmics.com:吉安县| www.checkisautobody.com:洛隆县| www.3182114.com:夏河县| www.hoian-tailors.com:台北县| www.suhang-cn.com:苗栗市| www.pentucketpride5k.com:大方县| www.michel-berger.net:普格县| www.139951.com:双鸭山市| www.joannaselby.com:漠河县| www.zumbafarnorthcoast.com:朝阳区| www.xiaoluwu.com:华宁县| www.aaronbown.com:桐城市| www.uggboots999.com:莱阳市| www.jjrc8.com:巍山| www.antonionicosia.com:兰西县| www.hand-code-directory.com:玛纳斯县| www.lplfh.cn:五大连池市| www.aaaago.com:宁都县| www.fedormatsko.com:六枝特区| www.hammerheadradio.com:张家川| www.wwwhg3533.com:民乐县| www.cafe-hofmann.com:荣昌县| www.farukfunclub.com:阿坝县| www.kenh17.net:新蔡县| www.smashingoffernow.com:平凉市| www.525802.com:教育| www.ptcdw.cn:文安县| www.innovatech-peru.com:盐边县| www.escenamobile.com:邢台市| www.sweetnthings.com:夹江县| www.horseflyblog.com:建湖县| www.salmonbc.com:富顺县| www.sun-automation.com:湖州市| www.imaxsurfacecoating.com:望都县| www.nycfarts.com:北碚区| www.modernmosesclothingcompany.com:辉县市| www.capsule-toys-hk.com:龙岩市| www.iflix32.com:深水埗区| www.besttech-jy.com:视频| www.cp5117.com:公主岭市| www.wingflytravel.com:南城县| www.liujianshufa.com:博罗县| www.zhenguonet.com:梁河县| www.alemdagemlakkonut.com:庄浪县| www.bestbridalevent.com:晋州市| www.omidfile.com:井陉县| www.corsidilinguaitaliana.com:北辰区| www.kjyjw.cn:长治县| www.ebikemoto.com:营口市| www.bjhztl.com:仲巴县| www.twosojourners.com:天气| www.bjdkth.com:临江市| www.shopjasonmarkk.com:宁强县| www.qyu3.com:海阳市| www.attitude-digital.com:大宁县| www.paulovarelahairspace.com:桃园市| www.taxi053.com:内丘县| www.913820.com:台前县| www.cskurumsaltuketim.com:甘德县| www.albatrosrugbyclub.com:哈尔滨市| www.concreteinanyform.com:崇仁县| www.wgylj.cn:道真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