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vog1h"></tt>

  • <cite id="vog1h"></cite>
  • 天涯書庫 > 南音 > Chapter 12 方靖暉

    Chapter 12 方靖暉

    作者:笛安 發表時間:05-13

        我有點緊張地把他關在門外,然后去到廚房里告訴雪碧,我得走了,有同學來找我,我必須馬上回去學校注冊—別人都已經在上課了。不出我所料,她覺得這個說法非常合理。
        于是我和陌生人李淵一起去了離市區很遠的火葬場。
        大伯去世的時候,我來過這里的,我是不是來得太頻繁了些?龍城的九月,萬里無云。我看著面前的那個大煙囪,以及它身后的藍色天空,突然覺得,我好像是離開了這個世界一段時間。現在回夾了。—盡管我在今天早上才去過醫院。
        手機的振動聲突然沒有征兆地消失了。我不得不承認,現在也許只有靜謐的死亡才能撫慰我。跟殺戮無關,跟仇恨無關,也不需要去想關于“復仇”或“懲罰”或“審判”或“償還”的任何事—那都是人類的事情,只有“死亡”的本質,這個干凈的句號才和大自然有關。它應該就像九月的陽光一樣,燦爛,但是絕不耀眼,也改變不了周圍那股涼意。
        那個振動聲消失以后的世界真好啊,我看見那兩個曾經在昭昭病房里出現過的人走出來,手里捧著一個盒子,臉上帶著一種復雜的神情—就是沉痛里面含混著說不出的輕松。我走過去問他們:“昭昭的骨灰能讓我帶回去嗎?”他們發愣的瞬間我就補充了一句,“我是鄭老師的妹妹。”他們對視了一下,就把盒子交給了我。
        “只能讓她繼續住我的房間了。”我自言自語。該樣也挺好的,我們曾經分享過一個房間,她不會不習慣。
        李淵突然說:“鄭老師是個好人。”
        我仰起臉,第一次有勇氣直視他的眼睛,現在我們誰也不欠誰的了,他是曾經滿懷殺意的跟蹤者,我是兇手的親人。我覺得這樣的平衡很妙—我現在得學會欣賞人生里一切暗藏規律的對稱和美感,忽略它們有多么殘忍,只有這樣才能生存下去。
        我說:“是不是好人,又有什么要緊。法官才不在乎兇手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。”
        他說:“也不能這么說。至少我身邊的人,我的同事們,看了報紙以后,都同情鄭老師。”
        “如果當時你真的殺了昭昭,他們也都會同情你的,你是不是好人,我還真的不知道;現在他們都去同情一個為昭昭報仇的人了。”我輕輕地笑了一下,驚訝自己居然還能這樣暢快自如地微笑,因為我第一次發現,這些所謂的“同情”還真是賤,包括我自己,我曾經緊握住昭昭冰冷的手的時候,其實也暗自同情著李淵;就在我看著李淵用一種復雜的怨憤的神情注視著單薄的昭昭的時候,我心里也在同情昭昭—是,這沒什么不對,但是這很賤。
        “那時候我一直跟著她。”李淵似乎是在眺望地平線,“所以我知道你們家在哪兒,我也知道她去了好幾次醫院,我知道她有病,在我們那里她的病很多人都有。”我真不知道他為什么要說這些。也許他也在回憶當初的自己。停頓了一會兒,他說:“我聽說,昭昭的爸爸在看守所里知道了消息—他試著撞墻,但是自然是被救了。”
        “你開心了對不對?”我抱緊了那個裝著昭昭的盒子,“他得到懲罰了。”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他干脆地回答,“我就是恨他。他也該嘗嘗這種滋味。”
        “但是你知道昭昭死了的時候,是不是很高興?”
        沉默了一會兒,他終于說:“沒有。一點也沒有。”他不知道,在那個安靜的瞬間里,我心里在拼命地哀求著:求求你,別告訴我你真的很高興,別那么說,就算是念著她溫熱的灰燼正在暖我的手,你撒個謊——就像小時候,一點一點展開明知考砸了的試卷,恨不得在分數露出來的瞬間閉上眼睛——或者我已經不自覺地在等待回答的時候把眼睛閉上了,天上的神,你都看到了吧,所有這些卑微和脆弱。
        但是我聽清了,他說的是:“沒有。”
        我說:“謝謝。”盡管不知道在謝什么。
        龍城的郊外,真荒涼呀。昭昭,我們回家吧。
        李淵在我的身后靜靜地問:“我不明白,鄭老師……他為什么要這么做呢?”
        我該怎么說?有種溫熱在眼眶中擴散,但我想它沒能力凝結成淚水的,因為我的眼睛太冷了。我說哥哥他不過是一時沖動嗎—話是沒錯,但是太假了,我現在不需要應酬任何人;我說他是為了履行跟昭昭的承諾嗎——不,昭昭當然沒有希望哥哥去殺掉陳醫生,所謂承諾,指的是那種彼此交換靈魂的信任,盡管如此我也知道哥哥其實不只是為了昭昭;我說他只是做了一件他認為必須要做的事嗎——怎么可能,我難道不知道任何人都沒有權力去拿別人的性命,不管手里握著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,正因為我知道那是錯的,所以此刻我也不敢百分之百地承認我從一開始就原諒了哥哥。那么,我該怎么說呢?
        打死我,我都不會跟任何人表達這個意思:哥哥和昭昭是作出了莊嚴約定的伙伴,他們相約一起去世界的盡頭殺龍。他們一路披荊斬棘,互相取暖,千辛萬苦中,昭昭死在了半路上。只剩下哥哥一個人面對沒有盡頭的荒涼曠野。窒息的孤獨中,突然有那么一個人路過,冷冷地嘲弄地說:“其實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龍。”——這人并不是第一個告訴他們這件事的人,也不會是最后一個,但是他偏偏就出現在此刻,于是哥哥拔出那把和同伴一起鍛造的劍。刺講了該討路人的胸口。
        過路人的血滴落在雪地上的時候,哥哥的耳邊回蕩起了龍臨死前悠長凄厲的哀鳴—其實他還是搞錯了,那只不過是風。
        就是這么簡單的一回事,但是如果真的這么說了,誰會懂?這個世界不會再原諒哥哥,那就讓世人用他們習慣的方式,把時間用在“同情”和“不同情”上吧。所以我只是轉過臉,很認真地說:“李淵,再見。”
        到家的時候,我把所有從外面帶回來的東西都放進了房間。沒有關房門,因此外婆和雪碧的電視劇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傳上來。應該是片尾曲的歌聲中,外婆義憤填膺地說:“她怎么打人?”雪碧說:“啊呀外婆,她打人是不對,但是那是因為她知道她女兒跟仇人家的兒子談戀愛了,所以很生氣啊,她不是壞人,她是好人一還有,這個應該是過幾天才會演的內容,我們今天是看不到的……”
        我想笑。也許已經笑了。然后我看見昭昭坐在我的書桌上,像過去那樣,兩只男孩子一樣的手臂支撐著桌面,全身上下滿溢著異樣的力量。她有些羞澀地沖我一笑,她說:“南音姐,九月天氣真好。”在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以后,也許除了天氣,我們也沒有別的話題好說。我只好跟她說:“喂,你那么重,別把我的桌子壓塌了。”
        當我睜開眼睛時,外面黑夜已經降臨。我才知道,原來我睡著了。
        沒想到睡眠也會變成一種陌生的體驗。我陷在黑暗里,陷在枕頭和床鋪的柔軟里,覺得自己像是被埋葬了。撐著坐起來,骨頭疼,身上不知被誰蓋上了一件衣服,借著門外透進來的燈光看,是外婆的。
        客廳里居然是很安詳的氣氛。爸爸和小叔坐在棋盤的兩端,卻是在交流對今天一起見過的那個律師的觀感—似乎律師表示愿意接哥哥的案子,小叔說:“我怎么有種感覺,這個律師想借西決的案子掀起一點什么話題來,他想出名。”爸爸說:“管他想要什么,能幫到西決就是好的。”說著,按滅了手里的煙蒂,現在,沒有人禁止爸爸在家里抽煙了。
        廚房里有香味。陳嫣還在陸續地把盤子端出來,我難以置信地探頭看了一眼,驚喜地說:“大媽——”大媽不緊不慢地拿著鍋鏟回頭道:“南南,醒來了?好久沒吃過大媽燒的雞翅了吧?你小時候有一次吃了整整一盤,還記得么……”接著她又轉過臉去跟冰箱旁邊的媽媽說,“你去歇著吧,馬上就好了,不用你幫忙……你們明天一定要把那些水餃吃完——那可不是超市里速凍的東西,都是店里的人今天上午才包好的—餡里面打進去了雞湯凍,煮出來就是灌湯的,很鮮,我索性讓他們多弄幾百個給你們帶來,這幾天你們肯定都沒怎么好好吃東西。”
        看來大媽已經很適應飯館老板娘的角色了。我忘記了,她有個本領,就是把小事看得特別大,又把大事看得特別小。滿桌子的菜,一看就不是媽媽做的——媽媽不怎么喜歡勾芡,所以媽媽手底下的飯桌,看上去沒這么緊湊和飽滿。并且顏色也更清淡些。大媽實在太喜歡放油了,說不定是熱愛菜倒進油鍋那一剎那的爆裂聲。我突然想起來、小時候有一次,大伯因為菜里放了太多油,筷子一摔就進廚房去揍她,然后他們就熟練地廝打到了一起,姐姐把廚房門關上,在門外抵了一張椅子,然后招呼我和哥哥說:“趁熱吃。”我覺得大媽做的菜很好吃啊,味道比我媽媽燒出來的要更復雜些——我不知該怎么解釋這句話,總之就是好吃。所以我就認為,大伯一定只是單純地想揍她。后來他們打完了,出來的時候,我們三個把菜全都吃光了,忘記了留下他們倆的份——也有一點故意的吧。仔細想想,如果回憶里那桌菜真的全是我們三個人吃完的,那這件事一定發生在哥哥拼命長個子的那幾年——一種恍惚的酸楚就這樣強烈地揪住了我的胸口。有什么東西在柔軟并且猶疑地碰觸我的膝蓋,低頭一看,竟是北北的小手。
        大媽把圍裙解下來,走出來徑直坐到爸爸和小叔身邊去。撿出面前煙盒里一支煙,小叔非常自然地湊過去替她點上。她篤定地看著爸爸,說:“家里需要我做什么,你盡管告訴我,出了這么大的事情,你們現在缺人手吧,總得有人照看南南的外婆。”她用了“人手”這個詞,自然地就把我們家形容成了一個店鋪。爸爸只是嘆氣。大媽接著說:“你現在最該做的就是去跑西決的官司,這些事情我也不大懂,幫不上忙。不過說到幫忙干活兒,照顧老人的人手,我們店里有的是,還有家里其他的事情,你也盡管使喚東霓就好。”她磕煙灰的樣子真像個男人。
        爸爸說:“行,都聽你的。”
        大媽笑笑:“都去吃飯嘛,該涼了。你們千萬得記得,明天一定把我今天拿來的那些水餃煮出來,真的很新鮮……”
        就在此時,我們都被我房間傳出來的喊聲嚇了一跳。“鄭——南——音!”是媽媽的聲音,因為凄厲,聽著都不像了,我清楚地看見小叔的肩膀都跟著顫抖了一下。媽媽抱著昭昭的骨灰盒沖下來,直直地看著我,憤怒地說:“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你都往家里帶?你把家當成什么地方了?你現在就給我拿出去扔了。”
        “媽媽——”我難以置信地看著她,“這不是亂七八糟的東西,這個是昭昭呀。”
        “說的就是她!我們被她害得還不夠么?西決腦子壞掉了,你也跟著壞是不是?我告訴你鄭南音,你要是就是不肯把它丟出去,我就把你丟出去,我說得夠清楚了吧?”她把手臂伸出來,骨灰盒就那樣尷尬地懸空,我知道她想用力地丟在地上,但是,還是有什么東西攔住了她。爸爸從她手里把盒子拿下來,把它放在窗臺上的花盆旁邊,低聲地說:“先吃飯,好不好?明天讓南音把這個拿去交給那個孩子家里的人,不就行了?”
        “就是南音。”小叔說,對我用力地眨眨眼睛,“聽話,明天把這個給昭昭他們家人送去。”
        “什么明天!”媽媽打斷了小叔,“現在。鄭南音,你現在就讓它從咱們的家里消失——我不想再看見關于這個人的任何東西,我也不想再想起來這件事……”
        “媽媽你知道的,昭昭家里已經沒有人了,她要是還有哪怕一個親人,哥哥當初也不會把她帶到咱們家來。哥哥也一定愿意把她放在我們家的,我是在替哥哥做他想做的事情呀。”——昭昭,我心里回旋著一大片空蕩蕩的,寂靜的涼意。我居然在保護你。我必須要保護你。
        “我從現在起,當他死了。”媽媽使用著最普通的音量和語氣,把這句話講出來,“我說的是你哥哥,我當他死了。行不行?”她用力地深深吸一口氣,整間屋子在她這句話之后,變得異常安靜,似乎成了一片雪后初霏的原野,她必須傾聽著自己馬上就要結成霜的呼吸聲。
        “你這么說可就過分了。”小叔激動得聲音都在發顫。爸爸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坐到了餐桌邊,和外婆兩個人對著,似乎完全和戰場無關,“你怎么能這么說呢……”小叔在著急的時候一向不擅長說理,只會翻來覆去地重復同一句話。
        “我怎么就不能這么說?”媽媽的神情像是在嘲笑小叔,“快要二十年了,我把他當成是我的孩子,可是他把我當成什么?他要是真的把我當成他媽媽,他怎么做得出這種事?他心里但凡存著點顧及,怎么能就為了一個學生去做那么傷天害理的事?”她匆忙地笑了笑,“所以我現在懂了,我當他死了,可以吧?他被槍斃也好,你們替他把官司打下來保住他也好,都跟我沒有任何關系……”
        “他每件事都讓你順心滿意的時候,才是你的孩子;他犯了錯你就一筆勾銷不承認他,你好自私呢!”說這句話的時候,我下意識地把臉偏了一點點,準備好了迎接她扇過來的耳光。
        但是她只是盯著我,眼里有水光在黑暗深處閃動。她說:“你也滾。”北北就在這個時候大哭了起來,不知是誰把她的絨布小海豚塞在她胸前的口袋里,小海豚的腦袋沖著她的臉仰起來,一顆一顆地,接著她的眼淚。
        “媽媽,別當著北北大吼大叫的,你一定要讓北北像我小時候那樣,在大伯家里尿褲子嗎?”
        她轉過身去,走到房間里,重新關上了門。
        大媽把自己的包從沙發上拖過來,拿出來手機,一邊跟我說:“這樣,南南,今晚你把那個……那孩子叫什么來著,先放到你姐姐那里,我來打電話給她,這就跟她說……”
        昭昭,咱們走了。我從花盆的旁邊把骨灰盒抱了起來。昭昭,沒什么大不了,對吧?會有地方去的。
        是蝦老板來接我和大媽的,大媽說先把我送到姐姐那里,然后他們倆再一起回家。蝦老板拘謹地沖我笑了笑,就像得了大赦那樣把頭轉到方向盤那里,留給我他頭發稀疏的后腦勺。我總覺得,這輛小貨車里有股新鮮蔬菜的味道。應該是錯覺。
        大媽和我并排坐在后座上,她搖下來一點車窗,我有點神經質地抱緊了盒子——畢竟那里面盛放的是風一吹,就跟著灰飛煙滅的東西。然后我又覺得自己這種舉動挺丟臉的,不過大媽一直神情篤定地看著窗外,完全沒注意到我在那里手忙腳亂的。
        過了很久,大媽說:“我看報紙上說,這個孩子——”她的眼光掃了一眼盒蓋上的雕花,“是因為醫生耽誤了給她輸血?”
        我點點頭,又有點想搖頭——聽上去這句話沒錯的,但為什么我覺得這么說是不合適的呢?也許,“真相”這個東西是禁不起人們把它的骨架提出來的,一旦這么做了,你不能說那個骨架是錯的,可是又的確不對。
        “造孽。”大媽輕輕地嘆了一聲,“不過西決為什么就肯為了這個孩子拼命呢?難不成被鬼跟上了么……”
        一天里,我已經是第二次碰上這個間題了。李淵問的時候,我不會回答;現在,我還是不會。我只能期盼這幾秒鐘快點過去,讓她用無數新的問題來掩蓋掉這個最基本的—也許,她就可以忘了。
        果然,她很快轉移了話題:“南南,你別怪你媽媽,她是心里難過。這幾天,你順著她就是了,她說什么就是什么,別跟她硬頂,你又不是不清楚,她只是說說。”
        其實我不確定媽媽是不是真的只是說氣話而已。不過,我回答:“我知道了。”
        大媽看著我,笑了笑:“委屈你了。西決那個孩子啊,從小,我也算是在旁邊看著他長大。他們都說他最老實,最善良,最懂事,我懶得跟他們爭——但是吧,我就一直覺得,他才是那種會干真正的糊涂事的孩子。你看,還是我說中了。你是不是有點冷,干嗎縮著脖子?”
        她轉頭把車窗關上。她不知道我不是縮著脖子,我是在打冷戰。窗玻璃隔絕了所有的聲音,似乎就連汽車自己也聽不見它的身體行駛在路面上的聲音,似乎“安靜”這個東西像瘟疫一樣一瞬間就蔓延了。
        “他不計較自己是吃虧還是占便宜。”大媽繼續緩緩地說,“大家都這么說。可我想他也不是真的不計較。他是不計較我們眼里的吃虧和占便宜,他計較另外的。這就麻煩了。一個人,計較的都是些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——看在旁人眼里,就是不知好歹。他自己活得也太苦了。”
        “大媽,你真的這么想?你真的覺得……”車窗里,一棵又一棵的楊樹在我眼前后退著,路燈的光線也跟著奮力地往我看不見的地方游。
        “當然啦。”她似乎是笑了笑,“一個人要是心里不夠苦,怎么舍得把命都豁出去?”
        姐姐的家到了。我站在小區的大門口,沖著小貨車的窗子用力地揮手。它完全掉轉頭從我的影子上碾過去,我也還在揮手。因為我知道,大媽會在那輛車里,費力地轉過身,借著路燈的光,看著我一點一點地變小,直到消失。
        猜猜我看到了誰?姐姐家的客廳沙發旁邊,安然停著一輛小小的手推車,那個熟悉的染成西瓜顏色的皮球也停在那里,就在手推車的輪子旁邊,似乎從來就沒有消失過。
        “不會吧?”我真高興我此時還是可以用驚喜的聲音說話,鄭成功小朋友從沙發的后面爬了出來,袖口上自然帶著灰塵。
        “外星人,你這么快就回來了?”我蹲下去,輕輕地拍了拍他的后腦勺,他的小腦袋還是覆蓋著一層顏色不那么深的絨毛,完全看不出來就是人類的頭發,“是你爸爸把你打包快遞過來的吧?你有沒有超重?”他友好地看著我,他和北北不同,沒有那么豐富的表情,不怎么笑,可是我還是能看出他什么時候有點戒備,什么時候在困惑,什么時候完全信任。他認識我,至少他看到我會覺得開心愉快,并且他不知道這就代表了“認識”——突然間,悲從中來,我把昭昭放在沙發上,順勢在地板上坐下來,把鄭成功抱在懷里,用我的手輕輕揮舞著他的兩只小胳膊。
        “地球上最近發生了一件很壞的事情,親愛的。”我在他耳邊告訴他,他神情依然鎮定,似乎在嘲笑我少見多怪。
        “是真的,很壞的事情。”我的下巴輕輕蹭了蹭他碩大的腦門,“壞到——我覺得我就快要沒有家了。但是鄭成功,你放心,是沒有人會不喜歡你的。”
        我看著他的眼睛,他也回望了我幾秒鐘,然后就覺得無聊了,他不大懂得在這個臺詞里面這樣的對視是有意義的。他非常自然地把他的小腦袋抵在我的胸口,像是害羞一樣地揉著眼睛。他的手不似正常人,像是一棵小小的白蘿卜,白蘿卜上凸起了幾個小小的顆粒,就是他的手指。他用這棵小蘿卜揉眼睛,他以為所有人的手都是這樣的。
        “乖乖你是不是困了?”我站起身的時候差點絆倒,因為多了他的重量,維持平衡困難了些。起來就看到屋角那個立起來放著的行李箱。姐姐終于走出來了,懶洋洋地看著我:“他剛才不是還在房間里的么?是你把他拿出來的?”“不是我拿出來的。”我不知不覺隨著她使用了這個奇怪的動詞,“我進來的時候,他自己就在這兒,沙發后面。”“你長本事了哦!”姐姐沖著懷里的外星人故作兇惡地瞪眼睛,就好像鄭成功從來沒有離開過。
        “咖啡在哪兒?”廚房門口的聲音很容易就嚇到了我,“柜子里全是速溶的。”方靖暉從門框那里往外探著身子,一邊愉快地對我笑著:“Hi,南音。”
        “只有柜子里那些,愿意喝就喝,不愿意我也沒辦法。”姐姐的目光落在骨灰盒上面,然后對我翻了個白眼,“你還嫌不夠喪氣,是不是?”
        “不管,就存在你這里。等她爸爸出來以后,是要給人家還回去的。”我往廚房那里看了一眼,問姐姐,“他來做什么啊?”
        “我來驗收我的物業。”他拿著咖啡杯微笑著走出來,“鄭東霓,你別告訴我你把我給你的那些咖啡豆全都拿去你們店里了,不過也對,你根本就喝不出來咖啡豆和速溶的區別……”
        “你想得美。”姐姐完全不理會他后半句的椰榆,“你出的價錢比我買進來的時候還低,你當我是白癡么?你這叫落井下石。”
        “明明是雪中送炭。”他坐了下來,一腳踢到了鄭成功的西瓜皮球,“雖然你沒有腦子,但是拜托你用眼睛看看,你這里整棟樓到了晚上有幾個窗子在亮燈?如果不賣給我,你真以為你賣得出去?”
        “要不要臉啊你!”姐姐對著方靖暉的臉喊回去,“你以為我現在真的在乎賺多少?你明知道我現在需要錢去救西決的命。”
        “你只知道開出來那種不合理的價錢,找不到人來買,怎么救西決的命?”他嘆了口氣,仰靠在沙發里面,“話說回來,原來你們家的人是遺傳的——行為都不受大腦支配。”他也許是看到我的神色有點改變,非常不自在地補充了一句,“南音恐怕是唯一的正常人。”
        我聽見類似一本書掉落在地上的聲音,然后鄭成功就笑了。姐姐咬牙切齒地低聲罵:“我叫你胡說八道,你以為誰都是我啊,你想說什么就說什么?”—不得不承認,他們倆直到現在,都還是很像夫妻。
        我打開雪碧的房門,她坐在書桌前面,臺燈的光幽幽地籠著她。“今晚我分你的床。”我不由分說地躺了下來,“你白天不是還跟外婆在一起么?我以為你會在家吃晚飯的。”
        “老師去姑姑的店里了。”她聽上去心情很糟糕,“要我明天去上學。姑姑就要我回來,說如果明天不去上學就打斷我的腿。可是,要真打斷了,不還是沒法上學嗎?”
        “同情你。”我嘆了口氣,“其實我也該去學校了。”我用力地用被子蒙住腦袋,被子似乎變得兇猛起來。我不想走出家門去面對外面的人群,我寧愿讓被子把我像堆面粉那樣憋死在這片黑暗里。
        “你手機里有好多的短信。”雪碧的聲音遲疑地傳送進來。
        我不理會她。我知道這個家伙一定趁我睡著的時候去我抽屜里拿走手機,并且把電池裝了回去。隨便吧,我倒是很開心現在有個人接管那個躁郁的玩意兒。這樣我就不必總想著它,它也不必總在我腦袋里振動了。
        “也不用非得關機,我都替你調成靜音了。”她自作聰明地說,隨即她像是被燙了一下,語氣變得驚悚,“你老公的電話又打進來了,你就接一下嘛。”
        我深呼吸了一下,坐起來,從雪碧晃動的手里把電話拿了過來有她在旁邊,我不至于那么怯場。“你終于肯接電話了。”他的聲音里有那么一點埋怨,不過,還好。
        “我怎么都找不到你,前天我媽媽打電話到你們家去,是你爸爸接的,你告訴我到底是怎么回事—鄭老師為什么……”求求你了,別再問為什么,“我們家的人都是看報紙才知道的,是真的都像報紙上說的么?”
        我沉默了好一會兒,什么也講不出來。雪碧無辜地盯著我看,然后深感無聊地把臉轉了回去。“你說話。”他靜靜地笑一下,“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?害怕了吧,南音?我明天就去買車票,我回去龍城幾天,不告訴我家里,你等著我。”
        “別,你不是也在實習么?”我的聲音聽上去像是彌漫著沙子,怎么都清亮不起來。
        “哪兒還顧得上那么多。”他像是在說一件不值得一提的事情,“但是你得答應我,明天回學校去一趟,可以少上點課,但是你不能不畢業吧?”
        “蘇遠智。”我叫他。
        “聽著呢。”
        “我不想考研了。等畢業以后,不管你去哪兒,我都跟著,好不好?”我突然很想哭。
        “當然好。我也可以回龍城去,只要你愿意。”
        “不要。”我猛烈地搖搖頭,忘記了他其實是看不見的,“我不要你爸爸總說我會拖累你。”
        “南音?”雪碧也在此時回頭看著我,做出一臉驚恐的神情,然后沖著我比了一個大拇指朝下的手勢。
        “告訴我一件事好不好,別騙我。”既然不小心開了頭,我決定繼續下去了,“你爸爸媽媽知道了我家發生的事情以后,是不是要你離開我?”
        “你在亂說什么呀。”—聽著他的語氣,我知道我是對的。
        “我,也是隨便說說的。”其實此刻我還真的有點開心,因為眼淚靜靜地淌下來了,我還擔心過我以后再也哭不出來了呢。
        “我愛你,南音。”他自己不知道,他聲音里充滿了告別的昧道。
        “我也愛你。不過你還是別回來了,現在我家里很亂,你就算來了,也幫不了什么忙的。等過段時間,稍微好一點的時候再說,好不好?”
        “不準不接我電話了。”他想裝作一切如常,我知道的,辛苦他了。
        “好。明天我打給你。”
        收線以后我火速地關了燈,把雪碧丟在了光的外面。她輕微地抗議了一下,但是很快就安靜了,我聽到了她摸索著挪開椅子的聲音。這些天我不想聯絡他,就是因為這個少我至少應該給他一點時間,讓他跟他爸爸媽媽斗爭一下。至于最后結局怎樣,我沒有力氣再想了。他當然不會在這個時候離開我,他眼下會認為他的父母自私跟荒謬,他會一直堅強勇敢地認為自己是我的騎士,直到結局來臨。我允許我自己軟弱一點可以么?允許自己在他來說“再見”之前,相信他永遠都不會走。
        黑暗中我抱緊了自己,眼淚滑到了膝蓋上。哥哥,你別誤會,我沒有怪你,完全役有。
        雪碧像是只貓那樣利落地鉆到了被子里面。不過我沒理會她,靜了一會兒,她突然說:“其實吧,我一直不覺得你老公長得帥,”然后她吃力地補充道,“他鼻子有點大。”
        我一邊流淚,一邊笑了笑。
        “我問你個問題嘛,你幫我想想好不好?”她翻了個身,言語間充滿了興奮。
        “不好。”我用手背在臉上用力地蹭了一下,覺得沒有必要刻意地控制聲音的顫抖了。
        “你說,小弟弟的爸爸來了,他睡在哪里?”她無比嚴肅和認真。
        “當然是睡在客廳的沙發。”我慢慢地打開了蜷曲的身體,挪回到了枕頭上面。
        “我們倆明天早晨起得早點,偷偷開門看看怎么樣?”她興奮了,“看看他究竟有沒有睡客廳……”
        “小姐,你真的剛剛上初一而已嗎?”我徹底投降。
        “初二了!這個學期以后就是初二了。”雪碧驕傲地宣布,然后,她安靜了下來,憂傷地說,“上初二以后,就要學物理了。姑姑一直跟我說,不用怕的,我們家里就有人可以教我—可是現在,真的該怕了,沒有人教我了。”
        哥哥,你還真是無處不在呢。

   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
    友情提示:←左右→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
    好了多彩票 www.jacobswelldrilling.net:绥中县| www.jlkyp.com:玉树县| www.guitartrick.net:苏尼特左旗| www.ccjxbm.com:杭锦后旗| www.siquanlvzhi.com:吴堡县| www.shihuotoys.com:杭锦旗| www.tswtchkviii.net:镇康县| www.edcvanuatu.com:如东县| www.hw8168.com:潮州市| www.szbxmchess.com:平凉市| www.ahmaj.com:界首市| www.new-sg.com:通江县| www.dupse.com:霍林郭勒市| www.pokerglyphs.com:荥阳市| www.chinagoodbuy.com:云和县| www.py556.com:嘉兴市| www.michel-berger.net:扶沟县| www.sz-jinxuan.com:吴川市| www.flex-laser.net:益阳市| www.raysofeducation.org:郸城县| www.shufanqie.com:阿拉善左旗| www.sujokcenter.com:安福县| www.ledlightdiecasting.com:江口县| www.13425690000.com:阿坝县| www.mark500.com:正蓝旗| www.mchor.org:潢川县| www.gxunx.com:英超| www.pwblue.com:合阳县| www.soulshakti.org:延寿县| www.m6828.com:阳春市| www.inspirediversity.com:黄山市| www.tusbolsaspublicitarias.com:阿拉善右旗| www.hghx.org:新田县| www.sz-jxbjb.com:县级市| www.soledoubtshow.com:四子王旗| www.parachuteins.com:应城市| www.relishculinaryschool.com:贡嘎县| www.czyxjx.com:城口县| www.weixinsem.com:剑阁县| www.webefendi.com:枝江市| www.quocnc.com:浮山县| www.4-card-poker-online.com:固安县| www.teddyoung.org:吉木萨尔县| www.otunetwork.com:乐安县| www.fauxeyelashes.com:长垣县| www.g6552.com:新和县| www.z9862.com:海阳市| www.myserverfortest.com:天峻县| www.tynale.com:湖州市| www.guistation.com:罗江县| www.flzco.com:囊谦县| www.luckys-ew.com:丽水市| www.newcanaantutor.com:怀集县| www.82588k.com:秦安县| www.paltinumxtal.com:泗洪县| www.pieelectronics.com:溆浦县| www.qjlvyou.com:西林县| www.laikaha.com:白银市| www.3qrsw.com:高尔夫| www.mariahturkiye.net:宣城市| www.pwblue.com:琼中| www.sz-jxbjb.com:巨鹿县| www.201853.com:鲁甸县| www.boostbob.com:江门市| www.phototuredesigns.com:桃源县| www.duhocnamhai.com:海林市| www.rabarg.com:筠连县| www.93b1.com:象山县| www.dedicationcompilation.com:丰县| www.weiyanwangluo.com:冕宁县| www.kmrln.cn:镇巴县| www.v8f4.com:龙游县| www.inattendu32.com:连平县| www.radiocachora.com:河东区| www.j2jb.com:交城县| www.azulrestaurante.com:禹州市| www.hnwwt.cn:太湖县| www.communitydininghub.com:谷城县| www.mhicons.com:澄迈县| www.dwcb2b.com:察隅县| www.welcolan.com:西宁市| www.kxtzsb.com:阿坝| www.gcyy-120.com:平果县| www.cawwatches.com:汕头市|